宣布 2021 無人車落地計劃跳票,福特放棄自動駕駛?

在接手公司兩個月後,曾經掌管福特自動駕駛部門的吉姆哈克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表示,媒體熱炒自動駕駛汽車有些過了,福特此前也是被沖昏了頭腦。冷靜下來看,福特在自動駕駛行業的對手們都更加謹慎,在自動駕駛計劃上採用階段性發展的方式。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虎嗅網 ,INSIDE 經授權後轉載。

不斷接受科技媒體採訪,對外表示自家公司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是傳統汽車製造商,前福特 CEO 馬克·菲爾茲(Mark Fields)在福特企業轉型的事情上確實不遺餘力。

但現在,福特決定冷靜下來看待未來,重新審視自己的自動駕駛計劃,甚至不惜打自己的臉,將之前自家對自動駕駛車 2021 年正式推出的言論推翻。

在今年五月底的時候,因為股價持續下跌,福特決定對公司管理層進行改組,並解雇了現任 CEO 馬克·菲爾茲(Mark Fields),其職位將由福特智慧行動公司 (Ford Smart Mobility LLC) 的 CEO 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接替。

在接手公司兩個月後,曾經掌管福特自動駕駛部門的吉姆哈克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表示,媒體熱炒自動駕駛汽車有些過了,福特此前也是被沖昏了頭腦。冷靜下來看,福特在自動駕駛行業的對手們都更加謹慎,在自動駕駛計劃上採用階段性發展的方式。

對自家曾經對外放出的 2021 年推出全自動駕駛車的豪言壯語,哈克特表示:自動駕駛汽車應該是漸進發展的,與電腦一樣。如果你需要一輛能在任何時間到達任何地點並且還能克服各種惡劣環境的自動駕駛汽車,2021 年肯定有些不切實際。這個問題即使換做其他製造商也會這樣回答。

對比前任領導馬克·菲爾茲,吉姆哈克特顯然謹慎得多,也實際得多。

從篤定未來出行,到重新定義自動駕駛對公司的意義

其實對自動駕駛有所了解的人就能夠知道,全自動駕駛的實現絕不是單一車輛自動駕駛的技術透過量變的積累最終實現質變。全自動駕駛的最終普及需要整個交通系統的改變。

無論是交通燈還是道路路線,目前的交通系統都是以人類駕駛員作為主要交通參與者來設計的,而目前的自動駕駛車的感應部分,其實也是在模擬人類駕駛員的感應來進行的。車廠希望透過攝影鏡頭、毫米波雷達甚至是雷射光來感應車輛周圍的環境,並透過車載電腦來進行決策最終控制車輛,本質上這樣的駕駛過程和人類駕駛員進行駕駛是一樣的,但對於機器來說,是效率相當低的一種。

這就相當於你要做一個能夠搬重物的機器人,不做起重機非要做人形壯漢機器人,要做致命武器,不做導彈非要搞高達機器人一樣,都是南轅北轍的。

所以對於全自動駕駛汽車來說,要想要普及必然面臨著交通系統的改變,比如交通燈從紅綠燈這種光訊號轉化為直接的電子訊號,能夠告訴車輛此時是可行進還是不可以走。道路的路線從街上的白線也直接轉化成電子訊號,這樣也免去了自動駕駛車需要透過視覺識別的技術來對車輛周圍環境進行測繪,劃出預定的行進路線,就極大程度的提升了自動駕駛車的效率。

所以從傳統車廠的角度來說,做大規模投入的全自動駕駛研究,實際上是非常耗費資源而且不一定能夠取得合理收益的。

福特的前 CEO Mark Fields 在位的這幾年,可以明顯看到福特比起賣車這件事,更加專注的是智慧方面,每年的幾大車展,重點也往往都不在新車的發布而是推廣福特的未來出行願景。可以說,是 Mark Fields 將福特從一家傳統汽車廠商打造成了一家出行服務提供方。

但相比於思考未來,更為接地氣且實際的製造和銷售戰略,Mark Fields 做的就不夠好了。2017 年福特在美國市場的淨利潤同比下滑 35.3%,僅為 15.87 億美元。而作為對比,美國本土另外兩大製造商巨頭通用汽車的淨利潤為 26.08 億美元,同比增長 33.5%,菲亞特克萊斯勒淨利潤增長 27%。在中國市場福特的銷量也在下滑。

於是就能看到,新 CEO 吉姆哈克特的態度還是在往傳統汽車銷售上進行傾斜,並且降低外界對福特自動駕駛的期待。

當記者問到自動駕駛汽車會徹底革掉傳統汽車的命?還是說傳統汽車未來依然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吉姆哈克特答道:我更傾向於後者。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未來自動駕駛汽車是否能讓人們徹底丟掉買車的意願。它可能會成為人們買車的原因之一,因為人們購買的其實是一種保護自己的能力。當然,它也可能帶來我們無法忽視的改變。不過結果現在誰也說不清,因此這是福特加入的好機會,畢竟無論風往哪吹,福特都能從中獲益。相反,科技公司只能賭一個方向。

風潮過後的冷靜,自動駕駛的後半場要開始了

人工智慧火了,自動駕駛也作為目前人工智慧技術最為實際的一個落地方式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出行是個龐大的市場,無論是科技公司、傳統車廠、供應商還有新的創業公司都希望能在自動駕駛這波風口中,分到一塊未來出行市場的蛋糕。

但自動駕駛這一人工智慧的研發是個燒錢燒資源的過程,隨著資源越燒越多,入局的遊戲參與者們也逐漸冷靜下來,開始重新思考自動駕駛的意義,自動駕駛的落地方式以及自動駕駛實現的路徑。

人工智慧的基礎在於大量的人工,而自動駕駛這一橫跨出行和算法科技的技術,需要多方向的投入和合作。所以我們能看到,越來越多的傳統汽車品牌與科技公司以及製造商們形成了自動駕駛聯盟。合作開發共同成長是一個方向,分擔風險減少投入目前最實際的考慮。

前段時間寶馬和戴姆勒宣布和共享商結成聯盟,對外表示將會充分利用更大體量的工程師來開發自動駕駛汽車。這一趨勢代表著汽車製造商的戰略開始明顯發生轉移。就在一年多以前,多數汽車製造商還追求單獨玩法,專注於自主開發自動駕駛汽車。

前兩天負債累累並且還和中國企業們傳出收購緋聞的菲亞特克萊斯勒,也宣布加入了寶馬以及英特爾的自動駕駛聯盟,這其實也表明了:汽車巨頭開始擔心,自動駕駛汽車可能無法實現最初的投資熱潮所帶來的利潤回報。並且已經有一些傳統巨頭的高管對外表示:儘管自動駕駛汽車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但它可能並不值得當前這種大規模的投資。

確實,從企業經營者的角度來講,作為傳統汽車巨頭的領導者,汽車的銷量才是最體現自己業績的地方,如果篤定了一個美好的未來,燒掉了大量資源,但現實的汽車銷售卻持續走低,福特的 Mark Fields 被開除的命運顯然也是不可避免的。

但這意味著福特會放棄自動駕駛,或者是降低自動駕駛研發的優先程度了嗎?

顯然沒有。

對於寶馬、戴姆勒這種歐洲車企來說,發展自動駕駛有個障礙是,做人工智慧的科技公司,大部分在矽谷。雖然以自己的品牌背書來找合作並不是個難事兒,但是要想真正感受到矽谷在自動駕駛上人才的流動還是挺難的。

福特在年初時候花 10 億美元準備分五年時間投資一家叫做 Argo AI 的自動駕駛公司,說是投資,不如說是直接注資成了一家新公司。因為在被福特投資前,Argo AI 的團隊也僅僅成立三個月,沒有產品案例,公司訊息保密,員工人數未知。唯一外界能知道的,就是 Argo AI 的兩個創辦人 Bryan Salesky 和 Peter Rander 分別擁有 Google 和 Uber 自動駕駛團隊任職背景。

目前自動駕駛的合作研發,說白了是傳統車廠和科技公司之間人才資源的共享,但對於福特來說,貼近矽谷的地域優勢讓福特能夠有機會直接將自動駕駛人才攬入懷中,10 億美元看起來是筆巨款,但是計劃是分 5 年進行投資的,也就是說福特還有機會透過資金的投入來控制公司走向,降低自己的風險。

看似自家 CEO 在對外降低自動駕駛的期待,但實際上,福特對於自動駕駛的研發還在按部就班的進行,甚至已經在申請專利,佈局知識產權。前兩天就有個關於自動駕駛可收起方向盤和腳踏板的專利曝光,專利的申請公司就是福特。

作為曾經的福特智慧行動公司 CEO,如今的福特公司掌門人,Jim Hackett 顯然不會輕易放棄已經佈局的未來出行,但面對媒體的採訪和外界的高期待,福特目前的態度顯然會盡量降低自動駕駛研發進展的存在感。畢竟吸引人才追自動駕駛風口的吵鬧上半場已經過去。潛心研發讓技術成長的自動駕駛下半場已經開始了。



精選熱門好工作

新市場行銷 New Markets Marketing

Hahow 思哈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latform)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專案經理(PM)

關鍵評論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