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報》創辦人王夢蝶:區塊鏈產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用戶

「區塊鏈產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用戶。」星球日報創始人、主編王夢蝶在今天的峰會上分享了她對區塊鏈產業發展的看法。她認為,區塊鏈產業目前的所謂用戶都是投資者與投機者,不能稱為真正的用戶。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得合作媒體 36 氪 授權轉載。

「區塊鏈行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用戶。」中國區塊鏈媒體《星球日報》創辦人、主編王夢蝶在今天的峰會上分享了她對區塊鏈產業發展的看法。她認為,區塊鏈產業目前的所謂用戶都是投資者與投機者,不能稱為真正的用戶。

王夢蝶表示,在公鏈真正承擔起「作業系統」的職能、有區塊鏈應用平台、應用商店,人們的手機裡面隨時都能打開這些區塊鏈 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的時候,才可以稱為是區塊鏈真正落地應用的一天,而推動這一天到來的途徑是尋找產業的成長流量。

「區塊鏈能夠解決網際網路行業和行動網路存在的一些發展痛點和變現瓶頸,但實際操作中任重道遠。」王夢蝶表示。同時她還分享了關於「幣改」、代幣經濟(Tokenomics)的看法。

星球日報創始人王夢蝶:區塊鏈行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用戶| 2018新風向峰會
星球日報創始人王夢蝶,Photo credit:36kr

以下為王夢蝶演講全文:

「大家午安,感謝大家沒有立刻離席吃飯,願意留下來聽我講一講。在籌備新風向大會的時候,主辦方說區塊鏈是一個非常火的垂直領域,準備做一個圓桌,還設想了不少細分領域的議題。但實際上,到了今天我站在台上,第一頁 PPT 做的是說風可能已經有點過境了。作為一家區塊鏈媒體的創辦人,最近跟從業者、投資人聊的時候,發現很多人避而不談,不少投資機構在這一塊佈局的步伐也慢了下來。圖上這些主流的數位貨幣的幣種,離它的市值峰值最高點下降的幅度,很多超過了 90% ,這還是市值非常靠前的,不在少數的小幣種甚至歸零了。

所以我站在這兒好像有點不適合,今天是新風向,大站在風口上乘風而起,我們這卻好像已經摔下去一批人了,那為什麼我還是在這兒呢?因為我們是一家認定自己能夠陪伴這個產業去長跑的區塊鏈媒體。

所以我先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們 Odaily 星球日報是誰?我們做的事情是什麼?我們是一家由 36 氪孵化的區塊鏈媒體,也跟 36 氪達成了戰略合作, 5 月完成了三千萬元的天使輪的融資,我們有自己的產品、網站和公眾號,也歡迎大家的關注。

我們的內容是從日常的新聞資訊到數據行情,以及專業深度的技術解讀和獨家深度的內容。我們每天都會有幾十篇的原創內容和一些優質的 UGC 內容在平台上更新。也有一些小的數據跟大家分享,截止目前,我們的平台已經發布了超過三千篇的區塊鏈的內容,覆蓋了六百多萬的讀者,有數百家的區塊鏈項目在我們的平台上去做一個首次的曝光和融資的首發。

其實我們的定位是區塊鏈產業媒體,可能大家都知道,在區塊鏈的領域裡有幾百家媒體或自媒體,但區別是它們是幣圈媒體,我們是產業媒體,這兩者中間還是有比較清晰的分水嶺的。

產業裡面有這麼多送水的機構,只是看中了短期內攫取紅利的可能,做的事更像廣告平台而非媒體,更多的時候甚至『掩耳盜鈴』。收錢、發文章、刷量,就形成這麼一個簡單的閉環。但是我們是一家不收費,客觀、中立地報導技術、關注產業的媒體,這聽上去簡單,在這個產業卻能說是難能可貴,正本清源了。

前兩天我有一個朋友,是網路產品從業者,有一家區塊鏈的企業正在挖他,他來跟我聊是不是應該做出這個選擇,問我說覺得區塊鏈產業的問題是什麼?

我覺得區塊鏈行業最大的問題其中沒有用戶。我這話可能說得有點絕對,但還真就是一個也沒有。我們一直說區塊鏈 3.0 ,把公鏈去對標一個底層的操作系統,那麼作為一個操作系統,是需要承載應用,需要啟動大量用戶的,這些在區塊鏈產業裡實際上是沒有的。

剛才在我之前是小程序的圓桌,聽到他們在講微信生態可能是新一代的 OS ,我很贊同,因為它降低了操作門檻,觸達了他們說的『下沉人群』,之前甚至沒有被網路覆蓋的人群,那區塊鏈呢?這些被寄予成為『下一代』操作系統的厚望的底層公鏈,門檻卻如此之高?這合理嗎?

今天的現實是,所謂用戶都是抱著投資甚至說是投機的心態來到這個行業的,交易所和錢包的用戶是投資者,不能稱為真正的產業用戶。即使是加密貓和 Fomo 3D 這樣的所謂遊戲,用戶也是以金融博彩的邏輯在參與,而非追求遊戲體驗。

如果有一天 C 端用戶真的有能用的區塊鏈應用平台、區塊鏈應用商店,我們的手機裡面隨時都能打開這些區塊鏈的 DApp ,這才是區塊鏈真正踩上風口。那麼我們如何推動這一天的到來呢?我覺得是要尋找產業的成長流量。

剛才說到用戶,昨天做 PPT 的時候原本要去添加一些產業數據,我後來想了想還是別加了。比如國內交易的活躍地址一共幾百萬個,其中還有大量的重複,真正在這個產業裡面能稱之為活躍用戶只有數十萬,為了幾十萬的用戶,這個產業內活躍著幾百家媒體,活躍著初創估值卻比一些上市公司市值還高的公司,這些能夠靠什麼撐起來?

我們覺得,肯定要靠下一批人撐起來,我們可以看到古典網路的優質團隊和技術人才,正在由觀望轉為入場,我們可以看到項目方、資本方、開發者正在陸續入場,這可能是會引導區塊鏈正向發展的這批人。

我們說區塊鏈是不是能夠解決一些網路產業和行動網路所存在的痛點,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大家都知道網路、行動網路的早期創業是有很多瓶頸的,尤其在變現上。

比如說我跟一些做內容流量平台的創業者去聊的時候,很多的平台是有一定的用戶積累的,也是能夠維持正常運營的。但問題在於,他們沒有一個良好的退出機制,業務贏不來指數級的成長,項目上市遙遙無期,背後也就是他們的變現機制不完善。

比如一些內容創作平台,無論在版權上,創作者的勵機制上都可以通過積分和通證體係做一定改善,但這是一件任重道遠的事情。同時,區塊鏈可以成為這些企業獲客手段和方式,當你知道我在用這個平台的時候,可以得到一定的獎勵,這會刺激用戶去使用。這個邏輯跟趣頭條、享物說等一些產品的邏輯很相似。

最近大家一定有聽到「幣改」的概念,我很不喜歡這兩個字。第一我覺得改並不是簡單的靠幣就能夠解決的,而且改這個字聽上去也非常的一蹴而就,實際上是很複雜的。

一個是技術上的難點。區塊鏈短期內解決的並不是效率問題,而是在去中心化、安全性和性能之間找到一個好的妥協和平衡的點。如果設計上失去了區塊鏈的本質,拋開去中心化機制和自治的共識的話,單純去談 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是一個本末倒置的事情,很多東西是需要好的技術團隊去不斷地迭代和解決、不斷地完善生態的,同時也要在一開始就具備好的底層設計。

這就延伸到剛才說的代幣經濟,這個詞現在也很有流量,那麼一個項目所謂的 Token 是有多重屬性的。首先是貨幣屬性,需要它作為價值標尺和支付手段的穩定性,同時還有證券屬性,作為金融工具的流動性和投資、投機性。

在交易所上,我們期待著它能一夜翻百倍,在體系內容循環,它又承擔著積分體系的激勵屬性,這中間存在著很大的博弈和衝突。它既缺乏實際上的價值錨定,也在很多時候缺乏真正的流動性。我在你的體系裡買個蘋果,今天一塊,明天兩塊了,這個在流通場景裡也很奇怪,這是每一個區塊鏈 + 的項目要去解決的問題,我覺得未來可能很多的傳統企業往區塊鏈轉型的時候,是需要一個代幣經濟產品經理這樣的角色的。

其實目前來說我們看到很多的例子是一些新創公司,像我剛才講的沒有特別良好的退出機製或者說資金鏈遇到一些問題的,會把 Token 的股權化當成一個解決問題的短期手段。但是從長期來看,我們相信產業的進步與迭代,通過代幣經濟也好,通過區塊鏈 + 也好,是能夠解決一些現在網路產品所遇到的痛點和瓶頸。

所以回到我剛才講的,我們看好產業的下一代人。其實寒冬二字實在不新鮮了,在創投的領域裡我們早就經歷過幾番寒冬了。寒冬並不是因為大家真的沒錢了,而是資本逐漸冷靜,行業回歸理性,最終任何行業都是遵循客觀規律的。

早期發一條公鏈就能夠募集到大量基金的品牌紅利期已經被榨乾了,很多項目現在手裡的錢也大幅縮水了。但我們認為這是做事的時候,認真做事的人更能夠拿到自己匹配的資金。所以生態社區的建設,開發者人才的吸納,還有一些安全問題的解決、審計和維護,這應該是下一代的公鏈也好、區塊鏈也好,應該瞄準和聚焦的事情。作為區塊鏈產業媒體,我們希望做到的事情是緊跟技術落地和產業發展,過濾噪音,去粗取精。

剛才大家在講新創公司都有的自己的『故事』,我們的故事簡單地說是從區塊鏈版的 36 氪發展到區塊鏈版的 36 氪集團,成為一個區塊鏈產業的成長流量入口,拓展到數據業務,孵化業務,在這個行業由一到二的時候,推動生意變成生態,行業變成產業。

36 氪媒體現在的口號叫做『探索媒體的邊界』,我個人也特別喜歡這句話,媒體的內核永遠不變,媒體的邊界一直拓展。我們會去放大這些真正做事情的人的聲音,並且做好了陪著產業徹夜長跑的準備,在下一個『紀元』到來的時候,我們相信自己有機會成為領跑者。」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企劃主管

安力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行銷專員(Marketing Executive)

永豐餘消費品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