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創該小該大?不,該獨一無二!

網路應用或實體服務的新創如果真的能取得獨特且壟斷的市場地位,就應該將獲得國際創投的資金列為主要目標。
評論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暨聯盟事業執行長周建宏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暨聯盟事業執行長周建宏
評論

最近兩本書在朋友圈引發了很多討論,一本是「一人公司」,一本是「閃電擴張」,都是創業但卻是截然不同的路徑與哲學。不過在看完 PwC 的2019 台灣新創生態圈大調查之後,感覺上又看到了第三種樣態,不同於一人公司的質疑成長,也不打算像是閃電擴張的聰明冒險,台灣新創生態圈,看起來更像是在追求一條生存的路。

因為要生存,所以台灣這個小市場的新創在大調查的報告上,就被認為新創的預設就得要國際化,但國際化的準備卻不足。也因為要生存,所以台灣的創業者技術能力優異,但商業化能力卻貧乏,被認為應該要強化創業精神的養成。

的確,這兩點是目前許多新創團隊的弱點與困擾,如果用短版理論來解釋台灣新創生態圈的窘境,其實可以這樣形容:一個水桶能裝多少水,取決於構成這個水桶的木板哪一根最短,而台灣的新創最短的木板不是國際化的能力,就是商業化能力。

但企業經營畢竟不是水桶裝水,如果我們看亞馬遜的發展歷史,就可以知道這家公司從來沒有要追求各種能力的平衡成長,而是努力投資特定領域,直到足以壟斷市場。回到彼得蒂爾《從0到1》的核心理念:「創業要成功,開始於壟斷小市場。」

這或許足以提供投資人不同的思維。如果你連台灣市場都壟斷不了,還奢望自己可以國際化嗎?如果你連技術都沒有強到不可取代,你有再強的商業化能力又有什麼用呢?簡單來說,在新創團隊想要補足自己國際化或商業化能力的不足之前,更應該回頭檢視自己是不是已經具備了不可取代性。然後,PwC 的 2019 台灣新創生態圈大調查的幾項建議就變得很中肯:

  1. 獨特且壟斷的台灣新創,國際化整備度不足
  2. 獨特且壟斷的台灣新創,應強化生態圈的資源整合與鏈結
  3. 獨特且壟斷的技術新創,要強化創業家精神之養成

從一些幾個併購案或許也可以看到,獨特且壟斷的能力,恐怕才是新創真正要追求的目標。新創自己對國際化的準備不足沒關係,被投資之後,反而有創投的影響力來協助國際化,許多國際型創投想找的投資標的,就是在一個市場已經做得很好,並且認為同樣的模式也可以複製到其他市場去的新創,所以給資金和給資源來幫助這家新創擴產國際市場。國際化不足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但是獨特且壟斷的企業定位卻很難。

網路應用或實體服務的新創如果真的能取得獨特且壟斷的市場地位,就應該將獲得國際創投的資金列為主要目標。

另外,像是 Nest(智慧溫控)或是 Ring(智慧門鈴)也都有其獨到的技術能力,因此而分別被 Google 和 Amazon 併購,這些技術可能本身並不具備足夠的商業化價值或市場,但是加入大型平台或生態系之後,反而成為關鍵技術。

正如 PwC 的 2019 台灣新創生態圈大調查報告裡面所提到的,台灣有許多創業者其實是在職場上累積了足夠的經歷和專業之後,看到了產業趨勢或市場需求而創業,所以創業年齡集中於 31-45 歲,創業前平均累積了 11 年的全職工作經歷,但資誠創新整合公司董事長劉鏡清也指出,台灣新創團隊專業多為產品研發與製造,反而缺乏營運企業、開拓市場需要具備的多元能力。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些新創團隊在被併購之後,往往也因為過去在職場的歷練,能很好地適應加入大型集團,並且在分工體系中發揮自己的技術專長。

在技術上能取得獨特且壟斷地位的新創,應該將獲得被大型集團併購列為主要目標。

核稿編輯:Chris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前端工程師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Engineering Manag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