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國會開講】翟本喬:黃國昌除弊,我是來興利

翟本喬:「民眾對時代力量的印象,多半都是黃國昌努力在台上積弊、諮詢,但一個政黨除弊是不夠的,還得幫助民眾興利,這就是我加入時力的原因之一,可以站在科技產業角度,提出好的政策幫大家賺錢。」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縱使一部分人稱他為「神」,也有一部分人最近不斷攻擊他的國籍問題,但約定採訪這天,披上時代力量戰袍的翟本喬倒是神情自若,好像就準備跟街坊話家常一樣出現在台北街頭,與我們碰面。

法規 debug 小組,讓他願意披上時力戰袍

翟本喬自述,「民眾對時代力量的印象,多半都是黃國昌努力在台上揭弊、諮詢,但一個政黨除弊是不夠的,還得幫助民眾興利,這就是我加入時力的原因之一,可以站在科技產業角度,提出好的政策幫大家賺錢。」

另外,翟本喬也提到,除了黃國昌、邱顯智親自邀請之外,時代力量俗稱「法規 debug」的產業法規體檢小組雖沒有太多鎂光燈聚集,但 2017 成立至今解決了不少產業問題。

「依據企業提出的法規問題,時代力量會找尋對應的小組成員進行討論,包括專家、業者及學者等任何熟悉該領域的朋友,都可以加入提供意見。待結論出爐後,就交付黨籍委員進行對應的提案修法或與行政部門溝通,逐步化解障礙。」-出自時代力量

事實上翟本喬自己就是法規 debug 小組第一個案件;公司法 356 條中規定,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股份轉讓之限制,應於章程載明。再講白一點,閉鎖型公司只要符合章程的規範之內,就應該可以自由交易股票。但當時翟本喬卻遇到經濟部的章程範本卻寫著:「股東轉讓股份時,應得其他股東事前之同意。」

這原本應該只是一個「範本」而不是規定,但當時翟本喬想轉讓股份時,卻因為公務員看到章程範本寫著「應得其他股東事前之同意」,承辦人看到這範本而不敢接受。但時代力量法規 debug 小組跟黃國昌就馬上跟經濟部商業司溝通,建議經濟部修改章程範本,讓公司可以自行訂定轉讓限制的文字。

這次經驗,也開始讓翟本喬認同時代力量是個實事求的政黨,願意披上他們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戰袍另一個重點。

IMG_20191226_112418

副院長這個政策不分藍綠

翟本喬所提出的科技政策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倡議行政院應該多增新設一個副院長,來專責政府數位轉型的工作。他提到其實過去行政院確實是有推行「數位國家發展方案」,部會、政委也是很努力做出成果;但這麼做一方面是國發會、政委跟各部會是平行的,不僅不一定每個部會的業務都熟,也沒辦法用上而下的方式有效率地推動。另一個問題也在於院長、副院長本身就已經夠忙了,實在很難還兼顧數位轉型這麼重大的策略。

「而且重點是,政委叫不動主計總處;只有院長、副院長才叫得動。這個政策是不分藍綠,都應該推行的。」他說到不管張善政、蔡英文都有提出類似的做法,但像張善政提出若要用一個「數位創新委員會」來執行數位轉型,它其實就像美援時代的經建會,根本是一個小內閣,但現在台灣已經不適合這樣的架構了,反而應該請一位副院長成立權力較小,但機動性較強的小組辦公室來跟和各部會溝通執行。

「那如果真的新設了一位副院長成立小組辦公室,它最主要第一個任務是什麼?那政府數位轉型應該又做什麼?」我們提問。翟本喬說,他第一件事光盤點各部會資訊系統的痛點,並增加收集「民怨」的能力可能要得花上一年了;但政府數位轉型讓民政有感的最終目地,應該是提升行政效率。

「我舉個例,現在民眾收到政府公文、法院傳票都還非得用掛號信不可,但為什麼不能綁自然人憑證以後,直接寄 e-mail 讓手機即時收到呢?其實像那些水費、電費,都可以用電子郵件了,政府公文為什麼不行?我們甚至可以把原本的郵資返利給民眾來推廣,但要做到這些事,就政府整體、系統性的思維去佈局。」

比照以色列 8200 部隊的「研發志願役」

談到他的「研發志願役」人才培育政策,他分享了以色列的「8200 部隊」。8200 部隊以國安為由,不惜投入許多資源招攬以色列菁英加入,不只讓以色列成為全世界資訊情報能力最強的國家之一,對產業來說更重要的是把不少人把尖端軍方科技帶出,成立競爭力相當強的全球性新創。

shutterstock_416767342
▲翟本喬的研發志願役構想出自以色列8200部隊。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像雷達新創 Vayyar 就是其中之一,這間新創做的穿牆雷達原本是軍方拿來偵測建築裡的恐怖份子,但這間新創的民用版就能在一個名片盒大小的機器裡裝上 72 支 MIMO 天線,用毫米波雷達探測週圍做出可以穿牆的家居監視器、牆柱探測器跟乳癌檢測,就是 8200 部隊出來的。

「這個研發志願役應該用比台積電更好的薪資水準招攬台灣菁英,投入台灣應該發展的尖端科技,它的潛在價值會比台積電還高!」翟本喬說,資安就是值得投入的領域之一,「像以色列的 Stuxnet 病毒就成功攻擊了伊朗核電廠,如果殲 20、中國飛彈都有我們的病毒,那是不是不用怕他們打過來?」此外他也認為像 ARRC 前瞻火箭研究中心十年若有類似的作法,現在能達到的程度一定不一樣。而且台灣研發志願役可以也不限於國防用途,材料、食品,只要技術到達先端水準的都可以。

怎麼發揮台灣的客製化優勢?

第三則是他也在時代力量發表會上提到的「台灣製造服務公司」;就像他在記者會上所說的,「台灣不太擅長從 0 擅長從 1,但從 1 到 N 就很不錯」,台灣真正強的能力就是客製化;而這間公司要做的是專為國外科技業、新創作從設計到代工一條龍的生意,而且不只收服務費,而是鎖定新創的股份。

「這就像 Google 2001 年買伺服器買了一間 Rackable 的產品用股票支付,後來 Google 市值水漲船高,公司本身也獲利滿滿。」他認為這間公司應該由國發會主導,但由國發基金以 Fund of Funds 組合式基金的方式作東,廣邀台灣中大型企業成立。這麼做一方面可以共同承擔風險,但更重要的是台灣製造業可以從中直接找到顧客來源。

「以前外國新創都找上深圳華強北幫他們製造,但結果呢?像以色列新創 Pressy 就是一個很著名的故事,做一個可以控制 app 的小按鈕,好不容易群募了 69 萬美金,但沒幾天就被中國盜版,一家賣 18 元人民幣,一家賣 9.9 元,就連小米也抄用 4.9 元人民幣在賣。但這種東西台灣也能做,而且守法,守信,光以色列一年就有 250 家新創有這種實體製造需求。」

「這不有點像工研院、資策會現在有在做的事嗎?」面對我們問著,翟本喬表示工研院、資策會目前定位還是法人,定位是「服務業界」主要業務還是在執行政府有辦法監督的計畫,其實也不適合進行這種有風險的業務。

共享不能是藉口

2015 年翟本喬曾以《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指出共享經濟當時在台灣的問題,這篇文章也成為 INSIDE 史上流量第二高的文章。那過了四年時至今日,他對共享經濟在台灣的看法、觀察又有什麼改變?他認為,各國創投之所以瘋狂投資 UBER 不單單是為了獲利,而是極具戰略價值的「交通資料」,你去哪裡、你的交通習慣,都可以從資料看得一清二楚 。

因此他認為應該對這些新的資訊平台產業專設新的管制方式,第一是立法限制這些科技平台,必須將資料放到能被中華民國法律管轄內的地方。「用什麼雲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法院一有案件要求,這些公司必須馬上就調閱出來,不能用境外架構推託。」

第二則是要求這些科技平台在台灣產生的金流,其兩端都應該留在境內確保稅收,也同時避免業者打著「共享經濟」的名號逃避勞基法的規範。「但如果是那些保證 100% 願意配合台灣,但卡在法規進不來的業者呢?」「那就交給法規 debug 小組,讓他們研究到底該怎麼開放囉!」翟本喬笑稱。

最後我們不免俗的問:「如果你沒選上,接下來還會在時代力量扮演什麼位置?」翟本喬倒是顯得相當坦然回:「會繼續擔任時代力量智庫的角色囉!」

註:本文內容結合了 12/24 專訪與 12/26 發表會兩天採訪之內容

核稿編輯:Mia



精選熱門好工作

數位行銷管理

皇博數位有限公司
高雄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客群經營資深人員

王道商業銀行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客服⼯程師

萬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