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大國博弈,世界局勢詭譎難測,循環經濟還「循環」得下去嗎?

在保護主義興起的局勢下,對於全球自然資本保育有何影響?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黃宗煌,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應用經濟學博士,臺灣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研究領域專注於環境經濟學、自然資源經濟學、成本效益分析、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等專業研究,曾任臺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臺灣環境與資源經濟學會理事長等職。現任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約聘教授。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2015 年是循環經濟研究蓬勃發展的分水嶺,但循環經濟並不是為了推翻先前相關學科的論證成果(包括資源經濟學、環境經濟學、生態經濟學、產業生態學等),而是創新技術來減少殘質排放,同時也思考以更有創意的商業模式來減少耐久性財貨的持有率或提高使用率;更重要的是,在污染者付費、受益者付費的原則下,藉由適當的誘因機制來確保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利益公平,為社會創造循環型商機、更高的附加價值和工作機會。總之,循環經濟有其不可悖離的發展原則。

循環經濟不是誰的發明或專利,我們不過是在前人的努力之上,想要下場玩一盤實踐的可能

就影響循環經濟之概念形成的重要思想學派而言,絕不侷限於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所提出的幾種學說,更早期的自然資源經濟學、環境經濟學(例如 Ayres and Kneese, 1969; Commoner, 1971; Pearce and Turner, 1990 等)、生態經濟學、及延伸性生產責任制(例如 Lindhqvist and Lidgren, 1990)、創造分享價值(例如 Porter and Kramer, 2006, 2011)等,也都具有相當大的啟發作用,其原理原則也都成為發展循環經濟應予重視恪守的基礎。

一如「綠色經濟」的定義,文獻上關於循環經濟的定義也非常多,迄今未有一致性的共識。職是之故,欲有效落實循環經濟的終極目的,當務之急不在於費盡心思地去提出一個周延、完美的定義,而是真心瞭解、體會循環經濟的終極目的和特性,然後據以制訂必要的制度和法規,並研擬必要的推動策略和行動計畫。

10 個循環經濟發展的戰略目的

參考歷來相關文獻後,我將發展循環經濟之目的總結歸納為十項如下:

  1. 擺脫「線型經濟社會」的折耗與質損問題
  2. 提升自然資本的使用效率
  3. 提升企業競爭力,創造附加價值、工作機會
  4. 調和價值鏈之各利害關係人的利益,改善供應鏈的績效與永續性
  5. 促進負責任的消費結構與行為
  6. 促進清潔生產、產業轉型、和企業共榮
  7. 因應氣候變遷、自然資源折耗與價格震盪的問題
  8. 支撐 SDGs,確保至 2050 年有足夠的糧食與水資源
  9. 誘發循環型技術的研發與創新
  10. 誘發循環型商業模式的創新

新冠疫情之後的全球變局包括 WTO 式微、區域性貿易協定興起、地緣政治、貿易衝突及保護主義復萌等,都讓循環經濟的發展增添變數

循環經濟的目的並不止於資源脫鉤和環境的衝擊脫鉤,不但要立基於 5R 的基礎上,還要融入多樣性的創新,提升能資源效率,落實負責任的消費型態,同時實踐福祉脫鉤的理想境界。然而,循環經濟的定義何其多,目的更是各有所鍾,而且可因推動層級(全球、國家、區域、產業、社區、個別公司、產品等)而有不同的願景和可及性,可見循環經濟的推動不必然是暢行無阻,未來所面對的障礙和挑戰,必然接踵而至。

雖然歐美許多國家的資料都顯現經濟成長與資源使用和環境衝擊脫鉤的趨勢,但從全球的角度來說,脫鉤是否仍舊可及?鑑於全球耗用自然資本的趨勢有增無減,再加上越來越不利於全球自然資本保育的國際貿易發展態勢(如 WTO 式微、區域性貿易協定興起、地緣政治、貿易衝突及保護主義復萌等),全球供應鏈都可能因此而蛻變,對於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利益調和,投入難以預測的震撼,所謂「轉移負擔的脫鉤」(decoupling through burden shifting)的論點,並非杞人憂天;循環經濟會不會演變成國際品牌商把責任和風險轉到製造工廠所在國家和普羅大眾的伎倆?綠學院稍早文章揭示「循環世界」的理想,是否還能實現?這些都將因時、因地、因視角和立場而異。

古法有云,「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因此,我齊聚 27 位來自產、官、學、研的學者專家,完成《台灣循環經濟發展論》一書的編撰,因為不論循環經濟的概念和願景是何等重要,但最更重要的是:實務上必須可行,結果必須讓社會中的多數利害關係人有感,使現世代之人際間的福祉、以及跨世代間的福祉分配,都能朝向「柏瑞圖改善」(註一)的路徑永續前進。希望很快能再與你分享我們的研究成果。

(註一)柏瑞圖改善(Pareto improvement)係指改變資源配置的現況而達到另一個新境界時,不會降低社會上任何人的福祉(wellbeing),但至少有一人的福祉會增加(當然是受益者越多越好)。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