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破除電力交易三大迷思!電業自由化之前,你做好準備了嗎?

電業自由化是什麼?當電力可以自由交易,電費會變便宜嗎?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獲授權轉載。本文作者吳進忠,年少時聽聞孫運璿運籌帷幄、指揮若定,如何在五個月內復原臺灣 80% 的供電系統,打敗日本人預言的傳奇故事。長大以後成為電力工程師,眼看著這個活兒就是一輩子。閉著眼睛就知道明天的備轉容量率要亮什麼顏色的燈,卻迷惘於國家的電力系統未來要往哪裡去。近年用心研究各國電力調度與市場的創新策略,曾獲邀擔任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APEC) 特聘電力能源專家,同時為台灣科技大學電機系兼任副教授、綠學院綠色帶路人。

綠學院青年團小聚 No.101 電力交易平台補習班開課報名開跑,詳情請見此

前一陣子電力輔助服務 AFC 標案剛決標,綠學院的人告訴我,能源業士氣大振,盼了這麼久,儲能終於有機會出頭天。

其實電力輔助服務 AFC 標案只是個前哨兵,接下來將要登台演出的電力交易的初級版──輔助服務及備用容量交易試行平台,才是關鍵角色。電力交易是電業自由化的里程碑,重要到值得用十年來完成,若能成功,將是能源轉型的一大步!整個能源業昂首以待,有些人已經等了一輩子!

電力交易卻不是一個容易理解的事情。在 Google 上搜尋,你會看到許多從國外翻譯過來的文章,讀了幾篇之後,你也可以朗朗上口 PX、ISO 等酷炫的英文名詞。

但是實際上,我們什麼都不懂,因為我們沒有真實的體驗。

在台灣,我們要用電,台電就給我們電,你給我電,如同水龍頭打開就有水,我覺得是理所當然,我不需要處理什麼電業自由化帶來的選擇問題,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電業自由化。

這個世界有很多國家活在電業自由化的世界,而自由市場的運作是這樣的:假設正常電費一度電 3 元,用電吃緊時為了確保供電穩定,啟動緊急發電機組一度電成本 15 元,這時啟動需量反應要工商業大戶減少用電,或是啟動儲能系統,一度電成本只要 10 元,只要符合系統安全限制,電力公司自然會買需量反應服務、儲能服務。因此,人人都必須懂更多關於電力系統的知識,為了爭取更好的購電條件。

人生還不夠複雜嗎?上面這些我根本就看不懂,這些事情都交給台電一手包辦,不是比較簡單?我們幹嘛需要電力交易,或是電業自由化?

小的時候有人細心呵護挺好的,但是長大之後,人人都想要自由選擇、想要公民參與、想要開放台電。

因此,我和其他幾位綠色帶路人商量,電力系統的專業知識不應該是能源業的專利,我們這些能源業的工作者,應該幫助你長大成人、為你賦能,重新拿回人生的主導權。我們會接棒「能源白話文運動」的任務,長期駐點在綠學院,從電力系統運作的底層邏輯出發,破除三大誤解,提供跨產業的全局思維,以市場、政策、法律、技術為支點,為你建構系統性的電力交易知識框架,助攻所有想要參與能源轉型的每一個人,同時包括在綠色產業裡尋找機會的人、工作者、創業家,以及政策制定者。

誤解一:有了電力交易之後,我們可以像選擇電信業者的不同資費方案一樣,開心跳槽就跳槽,非常自由

許多人看過國外的案例,就認為電力會如同電信一樣,隨時都可以解約買不同電力公司的電。

仔細想想,以前我們打電話,也只能跟中華電信買,是等到 1980 年代後期開始推動「電信自由化」政策,逐步開放各項政策和法規,市場上才開始出現不同的業者。電力系統比電信更為複雜,還牽涉到許多基礎建設例如智慧電表,因此不像電信業的情境,不是說開放後,就會馬上有另一家台電跑出來,讓你可以跳槽。

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因此這件事就行不通。我說的是這事不會馬上發生,它和電信自由化一樣,都需要一個過程,和一點耐心。

誤解二:有了電力交易之後,電費就會更便宜

就如同自由市場的精神一樣,電業自由化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增進電業的效率,不必然代表電費會變貴或變便宜。

目前的狀況,台電有許多隱形的成本沒有被反應。例如金門的電力成本一度電要 8、9 元,可是均一價都用 2、3 元在賣,反正是吃大鍋飯,以服務社會、人人有電為目標,許多虧本的活兒,台電就默默地自行承擔下來,不可能出現之前綠學院文章說的球團老闆想要 cost down 的邏輯。

但是電業自由化之後,所有的業務分拆出去,原本隱形的成本,就會浮出水面,電力就必須反映真實的成本,否則怎麼能稱得上是自由化呢?

當台電是獨占的國營事業時,吃大鍋飯可能比較沒有效率。你想,例如儲能系統如果通通都是台電自己採購、自己營運,台電並不是儲能電池的專家,營運起來勢必成本會比其他儲能公司高很多,而且這都是花你我納稅人的錢。但如果把儲能服務外包給其他儲能公司,能源業可以朝向多元、效率等方面發展,可以創造出很多工作機會與產業產值,而且省下你我納稅人的錢。

另一方面,未來電業自由化了,大家可以選擇在電價便宜的時候用電,電價高一點的時候用自己家的儲能系統賣電力輔助服務,這就是重新拿回主導權!

誤解三:有一股神祕勢力在阻擋電業自由化,不讓電力交易發生

因為電力交易不像買股票這麼簡單,光是為了確保系統穩定供電所衍生出電力調度的規則就有成千上萬條,因此只要談到電業自由化、電力交易怎麼做了這麼久都沒有什麼進展,就有人會認為這其中一定有一股神祕勢力在阻擋。畢竟不管哪一個時代,陰謀論總是滿天飛。

真實的情況是,台灣市場小,加上地小人稠,發電廠或輸電線路建設困難,講了 20 年都推不動,因此當再生能源和電動車挑戰了一百多年來的集中式發電的邏輯,變成了分散式發電,到哪裡都會遇到人類住戶或遇到生物棲息地,自然會在這轉型的過程中產生衝突與摩擦。

而且,光是電力系統本身就已經這麼複雜,電力交易又是一個牽涉金融操作的工具,推行必然是困難重重。

我們應該用正面的方式看待這樣的改變,推進能源轉型。我建議應該從現在開始,大量引進金融專業的人才,用金融的視角參與到電力交易遊戲規則的設計,齊心協力讓電力交易平台試行成功,有個好的開始,才能讓大家更有信心前行。

幾十年來,有很多人改變了臺灣,也用他們的方式形塑了世界,這一次,該輪到你了。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Chris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QA 軟體測試工程師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Software development Lead

香港商易購全球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