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下個機會在哪裡:不是看「台灣可以做什麼」,而是考慮「客戶需要什麼」

從我的產品開發經驗來看,做產品最大的考量是『客戶需要什麼』,而不是『我可以做出什麼』。從『台灣可以做什麼』出發,根本沒有考慮到用戶需求,就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對市場僅是想像而已。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Cubie 共同創辦人馮彥永 Tempo,原文刊於 Medium,INSIDE 授權轉載。

在朋友牆上看到這篇『台灣真的適合發展軟體業嗎?下一個機會在哪裡?』,文章大意是不要盲目追求矽谷,台灣不適合做純軟體公司,我們應該要回歸傳統產業,透過物聯網和軟體系統整合的技術和管理人才,讓年輕人與傳統廠商攜手合作。

整篇文章我有很多不贊同的地方,但我覺得看法差異最大的(也不僅是這篇文章,而是大部分為台灣把脈的文章都可能做的推論),就是整篇論述是從 『台灣可以做什麼』 為主軸,如傳統產業跟 IoT 的關係,或與中國,韓國,美國間的夾縫生存。但從我的產品開發經驗來看,做產品最大的考量是 『客戶需要什麼』,而不是 『我可以做出什麼』。從 『台灣可以做什麼』 出發,根本沒有考慮到用戶需求,就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對市場僅是想像而已。

我幾年前在一個場合遇到一個業界人士,聊了聊他就說:「誒 tempo 你們要不要轉做 IoT 看看,未來十年一定是 IoT 的年代。」我不是說他的想法不可能成真,或是他的好心分享不對。但他有沒有考慮過我對 IoT 的產品買家有認識嗎?是否知道市場需要什麼新的方向?我對 IoT 產品有自己的深入了解嗎?我連做什麼都不知道耶!

我覺得這就是所謂從 『台灣可以做什麼』 出發,而沒有想 『市場或客戶需要什麼』。我們說 IoT 可以應用在 a, b, c, d, e 領域,但是否現在是正確的時機用戶都需要這樣的產品呢?我們的思路不是應該是先觀察市場,如考慮現在市場上用戶需要一個新的老人防走失裝置,然後再考慮是否該是手錶,是否該連網,該用什麼技術平台,該怎麼定位產品等。從客戶往回走到解決方案才是正確的做法,而不是從自己可以做什麼「solution」開始,然後再回頭找「problem」。(名言:Your SOLUTION is Not My PROBLEM

所以,台灣真的需要一個方向嗎?我倒覺得我們需要的是創業者可以了解市場與用戶才是最重要的,與怎麼樣知道產品有滿足市場的需求,還有旁觀者可以了解創業者的挑戰,放手讓大家多試試,與接受創業者失敗的風險。



精選熱門好工作

Web / Mobile App Developer (台北)

Oursky Limited (Taiwan)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策士事業群 策略總監 / Director

布爾喬亞公關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ndroid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