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茲堡市長 William Peduto:為什麼我們要讓 Uber 無人車上路?

「匹茲堡市地勢複雜多變,有多座橋樑,且氣候變化明顯,也不大,很適合試驗;加上匹茲堡市有世界一流的機器人團隊,也有卡內基梅隆大學,不但創新能力強,其生產製造能力更強。所有打造自動駕駛汽車需要進行的實驗,這裡都可以完成。匹茲堡市擁有百年製造史,掌握著世界上的先進製造技術。」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 合作媒體雷鋒網 , INSIDE 授權轉載

就在上個月,Uber 發表了一份驚人的聲明:匹茲堡市的 Uber 客戶可以預約其自動駕駛汽車。市長 William Peduto 指出,此次 Uber 測試不僅是一項便民之舉,而且可重振匹茲堡市在全球經濟市場中的地位。

Q: 匹茲堡市是全美首個擁有自動駕駛通勤車的城市。它是怎麼做到的?

A: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早在一年前就開始籌劃了。他原本計劃在哈里斯堡市進行實驗,但哈里斯堡市的法律法規不允許自動駕駛汽車上路。而我和 Travis Kalanick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就提到了匹茲堡計劃。「那是什麼?」,我問。他說:「你知道曼哈頓計劃嗎?匹茲堡計劃就是我們 Uber 的曼哈頓計劃,我們打算在匹茲堡市搭建一個自動駕駛汽車中心。」他的這句話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而從與他進一步對話中得知,Uber 已在匹茲堡市設立總部,當年年底已有 200 名員工,而現在已經有 500 多人。

Q: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呢?

A:大概半年前,匹茲堡市與 Uber 就在市內進行自動駕駛汽車的相關測試一事達成協定,政府各界與 Uber 一起合作,不斷擴大實驗規模,擴充實驗設施。

Q:協定內容是什麼?Uber 是否會對自動駕駛汽車事故負責?

A:目前並未書就正式的紙面協定,但 Uber 必須遵循賓州法律,使用取得駕照的司機駕駛車輛。我們要求 Uber 與我市警察局交通部門進行協商,以保證市民人生安全,而測試期間發生的任何事故,將由 Uber 承擔所有責任。

Q:為何要挑選匹茲堡市作為實驗城市?

A:匹茲堡市地勢複 雜 多變,有多座橋樑,且氣候變化明顯。而正是這些因素成為了 Uber 的測試地。匹茲堡市不大,不會因為一些行政程序而中斷計畫進度。且匹茲堡市擁有世界一流的機器人團隊,卡內基梅隆大學頒發了世界上第一個機器人學博士學位。除此之外,匹茲堡市不但創新能力強,其生產製造能力更強。所有打造自動駕駛汽車需要進行的實驗(如:車輛的網路安全)這裡都可以完成。匹茲堡市擁有百年製造史,掌握著世界上的先進製造技術。

Q:Uber 一直為匹茲堡市的司機們提供著就業機會。然而,其自動駕駛汽車研究又將使得匹茲堡市廢棄司機這一行。你介意嗎?

A:我們的問題不在於司機這一當會不會消失,而是在於這一新的產業將在哪裡誕生。有許多城市正在成長為新的工業中心。而匹茲堡市是唯一一個擁有自主學習能力交通訊號的城市。自動駕駛汽車是世界科技發展的大趨勢。飛機航班、貨物運輸都將自動化。這是一個在未來十年中足以永久改變人類交通、貨物運輸的產業,如果我們匹茲堡市不把握這次機會,我們就是在把產業領航人的位置讓給其他城市。人類交通,特別是城市交通,正在朝著互聯、電氣化和自動化發展。這不再是趨勢,而是既定事實。

Q:雖然民眾很沮喪,但 Kalanick 希望新的技術能取代所有 Uber 司機。

A:五年前還沒有 Uber,我們就曾希望能用先進技術來彌補司機短缺問題,而這便需要車載感應器與車輛自動化的相關設備。是什麼讓 Uber 在這產業中獨樹一格呢?與 Google、VOLVO 不同的是,Uber 是與自動化製造廠商合作,而一談到製造,就是匹茲堡市的天下了。我們是製造專家。

在我人生的 51 年中,並未目睹這座城市有多繁榮,反倒經歷它的經濟蕭條。高中畢業時,匹茲堡市的失業率高達 1 9%,高於美國大蕭條時期(1929 年~1939 年)。我眼睜睜地看著家人們離開,朋友們離去。我替許多政治家工作過。競選時,他們無一不宣稱要如何如何重振經濟,而同期的人民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人們喜歡卡內基梅隆大學的 Dick Cyert,因為他發明瞭第一個機器人並建立了超級電腦中心。我們在痛苦與磨難中沈睡了三十年之久,終換得今日一夜成名,老舊的鋼鐵工廠定會被新工業而取代。曾經的鋼鐵之都又回來了!

Q:自動駕駛汽車是否會應用到公共交通系統中?

A:我們可以規劃一個「最後一英里」計畫。設想以下兩種情況:假如一位老人住在公車站一英里外;或者患者搭公車就醫,但公車站與醫生辦公室相距甚 遠 。公共交通系統可以提供車輛負責接送這「最後一英里」。這是我們可以想到的,也可以實現的事情。我們需要建設一個能實現「最後一英里」的、健康的公共交通系統。

在過去的九個月中,我與這些科技公司一同工作,親眼見證了這些技術的飛速發展。

Q:你坐過自動駕駛汽車嗎?

A:Uber 宣佈提供接送回家服務的當天,其車輛中有一輛自動駕駛汽車,我恰巧坐在其中。車內司機手握方向盤,但並不控制油門剎車;副駕駛有專人查看連接車輛的電腦螢幕,當車輛無法識別某一物體的時候,車輛警示燈亮起,提示司機接管車輛。這一切都進行的有條不紊,沒有給我害怕的時間。而與之相比,我更害怕的是司機還是一名 18 歲的小孩子,而且他還在玩 Pokémon Go。

Q:許多人對自動駕駛汽車心懷畏懼,有讀者問我您有沒有與 Kalanick 談過這個問題?

A:我曾與 Kalanick 共進晚餐。一同就餐的有 Google Maps 的創辦人和 Twitter 工程師。我問他們:「你們知不知道民眾對無人駕駛汽車很擔憂?在路上開車的時候,旁邊停的車竟然沒有司機是會引起他們焦 慮 的。」這種考 慮 沒有意義。他們說,民眾應該考 慮 的是基因工程一類的技術——怎麼能肆意篡改 DNA 呢!說到這裡,他們提到了韓國進行的動物複製實驗。而我事後調查了一下資料,確有韓國的一名醫生進行了相關實驗,引起了學界的廣泛議論。

Q:聽起來,他們好像在回避這個問題。

A:你總能從其他科技公司的執行長那裡聽到「讓世界變得更好」一類的美詞,但 Kalanick 不會。我跟 Kalanick 說,Uber 一定實行超越自由主義。Uber 的工廠才是民眾正確的方向,因為它是屬於人民的。其他的科技公司雖然也是成功的,但它不屬於人民。

這座城市是由像我祖父這樣的人建立的,他們為鋼鐵工廠奉獻了一生,造就了匹茲堡市的中產階級。因此,當我們要發展 Uber 自動駕駛汽車技術時,民眾的安全一定是首要考 慮 。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Senior產品經理(職稱可調整)

英屬維京群島商幫你優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料科學家_數據分析師

伊雲谷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