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5 個假掰文青減塑行為,你中了幾個?

不鏽鋼吸管組合有比塑膠吸管好?看起來天然的材料有的反讓回收困難⋯⋯ 一窩蜂的環保商品可能反倒製造了更多污染?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ˋ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ˋ
評論

本文作者黃恩浩 因受聖經「治理這地」啟發,於是開始成天研究都市雨水的利用,專長為海綿城市、雨水管理、基地保水、都市防洪,是國內新生代的水資源專家。協助政府修訂基地保水設計技術規範、社區及建築基地減洪防洪規劃手冊、屋頂綠化技術手冊等,並規劃福山部落雨水利用多元供水工程、海洋大學雨水公園案,期待協助國家創造更優質的都市水環境。同時為美國 LEED 認證專業人員及環境教育人員。目前也是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你應該看過一張烏龜鼻子插入吸管的照片吧!這張照片喚起了國人對動物的憐憫心及同理心,要求政府應該認真禁塑,禁止所有人用吸管。因此最近你去麥當勞、Starbucks、翰林茶館、手搖飲料店等,發現飲料旁的塑膠吸管忽然都不見了,取而代之出現一大堆新奇的創意。

其實在所有塑膠的用料中,吸管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拋棄式餐具的配角,用料量小到幾乎不值得一提,但因為吸管可是熱門關鍵字,一大堆綠色創業家看到商機,開始賣起了甘蔗吸管、紙吸管、PLA 吸管、竹吸管、木吸管、矽膠吸管、玻璃吸管、不鏽鋼吸管、鈦金屬吸管等,甚至還有極致牛逼的純銀吸管,一時間市面上各種吸管材質百家爭鳴。

很多綠色工作者看到這種一窩蜂的怪現象直搖頭,我們在產業小聚裡,大家討論到各種「文青思維」造成的想要看起來環保,卻造成越不環保的離奇現象,決定票選出前五大我們覺得特別荒謬的怪現象,一起反思我們到底有沒有參透關鍵問題。

怪現象一:為了救海龜,要用更不環保的不鏽鋼吸管、玻璃吸管、矽膠吸管

為了不使用塑膠吸管,我們「額外」買了不鏽鋼吸管、玻璃吸管、矽膠吸管,這些替代品製造時所產生的碳排放量,後續是否能回收的疑慮,不見得比較環保。

對了!還需額外購買「塑膠製」的清潔刷頭及收納盒等。什麼?你說可以使用甘蔗、稻桿吸管,但每一支吸管又額外用「塑膠套」保護起來,為了不要使用塑膠吸管,卻產生了更多塑膠製品,這是多麼地諷刺。

我們究竟是為了彌補(不是自己)傷害海龜的罪惡感,還是為了滿足感覺環保的文青購物欲望呢?

減塑很好,但是不是產生更多塑膠呢?

怪現象二:為了禁塑,一窩蜂把各種農業廢棄物添加到塑膠製品裡

文青特別喜歡感覺很天然的東西,因此另一條創業路線,則是把所有原本是塑膠為主的製品,通通添加農業廢棄物進去,例如稻殼餐具、甘蔗吸管、咖啡吸管、葡萄吸管、竹吸管、蒲草吸管等。

之前的專欄文章《面對生質材料的商機,我們的技術壁壘準備好了嗎?》有討論過,很多塑膠製品的設計並不利於回收,例如含有無法分離的多種材料、干擾光學辨識的複合材料等,因此塑膠製品在設計上若無法簡化或規範一致性,面對如此多樣化的塑膠材料及組合,目前的科技也只能束手無策。因此回收塑膠會進焚化爐,這問題其實是反映的是現階段科技的限制。

現在好了,除了原本的難題,現在又多出各種文青商品。作為單純的塑膠製品,丟棄後還有機會回收的,現在混了這些農業廢棄物,全部都只能送進焚化爐。那不過只是把這些農業廢棄物,從原本可以早一點燒掉處理的,現在延後到比較晚再來燒,有差嗎?

要因應消費者使用習慣來設計回收機制並不容易,例如吸管本來就已經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 PP,但吸管回收真正的問題是它總是跟著其他器具一起出現,而不是單一的回收場景。想要把吸管再分離出來去回收再製,成本耗費太高。在這種狀況下,吸管跟一般垃圾混在一起進焚化爐,也是很自然的選擇。

創業很好,但是盡量先釐清關鍵問題,減少做白工的機率

怪現象三:只要說這個東西不能回收,送「焚化爐」就代表罪惡,不愛地球

我們現在需要更具創意的低成本回收機制,讓我們有能力將部分塑膠回收再利用,而那些不具回收經濟規模、現階段技術上無法以「資源化」回收的塑膠,雖然進了焚化爐,雖不令人滿意,但至少讓塑膠以「能源化」的方式再利用,減少棄置於環境的可能性,就目前科技水準而言,焚化是最可行的做法,即便是環保意識最為先進的歐盟,在塑膠循環利用的近程規劃中,也將焚化處理取代掩埋列為一個重要的過渡選項。

焚化爐的技術日新月異,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十惡不赦,以後有機會我們再來談

怪現象四:什麼東西都說生物可分解,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

生物可分解」是最近流行在塑膠製品上的新名詞,看似成為一個新選擇,透過有機轉換,它們將成為具經濟價值、可再利用的肥料。生質材料,這幾年因為歐盟宣布將整體塑膠管制時間表提前的緣故,一大堆人都投入在這個產業,但是這個材料仍然有其風險。

第一,是這個商機本質上是政策開出來的,若政策一轉彎,原先的商機恐怕就成了危機,投入的資金有虧損的風險。第二,以常用的生物可分解塑膠 PLA(聚乳酸)來說,回收處境並不比塑膠來得好,因為 PLA 也跟前面談的塑膠製品一樣,常常含有甘蔗渣、咖啡渣、竹屑等多種複合材質,照理來說直接進焚化爐最為理想,但因它看起來跟塑膠長得很像,目前回收時根本難以區分,跟塑膠摻混在一起,反而造成塑膠回收的困難與成本的增加。

一個連鎖飲料店業者告訴我們,他們想要前往加拿大的多倫多開設茶飲分店,竟被告知不得使用 PLA 吸管,這當然影響他們採購 PLA 吸管的意願。第三,即使是 PLA 的吸管也有同樣的風險會出現在海龜的鼻子裡,對於海洋廢棄物的問題,不管是現在的塑膠,或是 PLA,其實都不可能是最終極的解法。

我們仍然支持生質材料,畢竟這個世界需要一個除了塑膠之外的替代選項,但我們也要清楚明白其風險,不是非黑即白

怪現象五:時尚環保袋,塑膠袋掰掰

為了不使用塑膠袋,市面上現在衍伸出各種不織布的提袋,看似使用「布料」覺得環保又時尚,殊不知!不織布其實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棉花或是天然材料,它只是另一種塑膠,而且由於顏色染料及客製化,也無法回收。運氣好的話,跟傳統塑膠袋一樣進了焚化爐,運氣不好的話,被誤以為是布料埋在土裡,過了千年也不會分解。

別誤會,我們並不是因此就贊成你整天拿塑膠袋,想說反正可以回收,其實再怎麼回收,也跟不上你使用的速度。我們挑戰的,是不要在完全搞不清楚背後的原理之前,就亂貼別人不道德、不環保的標籤。

減塑很好,希望你真的使用時尚環保袋,永遠不丟棄


青年團小聚 No.83 比競爭者早一步準備塑膠回收履歷,打進國際供應鏈?

本場小聚請到喬福材料科技副總來俊吉,為我們分享現在國際塑膠回收履歷的機制如何運作,以及 Apple、IKEA、Unilever、Philips 等國際品牌大廠用什麼思維與你我打交道,取得認證,才有門票進場參與世界盃。

責任編輯:Mia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督導/客服主管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資料分析師 –【行銷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iOS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