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諜叛逃洩密案真假?讓我們從一年前「韓流」數據解密

作者認為,當外部國家利用買媒體、社群網絡媒體、投資企業等手段,發動資訊戰滲透、分化民主社會,企圖影響、操控民意甚至政策,是該主動出擊的時候了!
評論
評論

作者果殼,行動展開份子,也是區塊鏈的信仰、旁觀者|現為律師、Blocktempo 專欄、換日線專欄作家|期許透過筆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果殼。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 Medium。INSIDE 經同意轉載。

11月23日澳洲多家主流媒體報導了一個震撼性的消息,一位滯留澳洲中共情報人員王立強,將一份重要資料交給了澳洲情報局(ASIO),並宣誓說:「我本人曾參與了一系列中國滲透香港、台灣與澳洲的間諜活動」。

這篇我分析兩件事:洩密案真假?並從王力強的供述比對去年的韓流。

史諾登翻版?

宛如美國CIA情報員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翻版的情節,在中國上演。

1_mLy4fRoQaHHJegpfAgMRvQ
圖片來源

2013年美國情報員史諾登揭露了美國菱鏡監聽專案的秘密文件,披露給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這次王立強在澳媒的訪談中,揭示了中共如何通過金錢收買代理人、建立資訊戰海陸空軍以及各種恐嚇威脅等,對民主社會進行大規模的滲透。

王自白他負責的間諜工作有三大類:

  • 香港 — 滲透香港大專院校與學生組織、招攬中國留學生攻擊港獨份子,參與銅鑼灣書店綁架行動
  • 澳洲 — 建立情報中心與代理人機構
  • 台灣 — 介入操控台灣大選。
1_5qmjFbSX3Sq06Lt_MoCeXQ
王立強訪談自白,圖片來源

美國史諾登在22歲時、中國王立強也在美術學院畢業後加入情報工作,前後在香港「中國創新投資」與「中國趨勢」兩家公司任職,據王表示,兩家公司是中國國防總參謀部所屬的中資公司。兩人均披著私人機構(承包商)的員工外衣,在為國家做事。

「我幾乎沒有一天在COMSO或英國航太系統的辦公室工作過,我唯一的工作地點是中情局總部。」引自史諾登自傳

兩人也都闡述到,自己如何在道德與國家忠誠間搖擺,最後決定當個叛國者,一人逃往香港,最後轉進莫斯科;王則是到澳洲尋求政治庇護。

但不同的是洩密後的政府態度,英國、美國就直接以國家機密安全為由,發布通緝史諾登要求各國引渡受審。中國官方則是在當天晚上緊急出來闢謠:王立強是騙子,不可信。

真的嗎?

疑點重重

經過如同史諾登洩密翻版的爆炸新聞出爐,當天深夜,上海市公安局對外宣稱:王男是詐欺犯(2016年涉犯一件學費詐欺,以及2019年2月涉犯另一案),目前無業,涉案在逃。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也在當晚應詢表示,大陸方面從不介入台灣地區選舉,相關報導是無稽之談。

AP_1614615766633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此份中共聲明帶來更多疑點。王情報員今年5月人就在澳洲,該新聞訪談是事前錄影,如果王男所述都是假的,從5月至今有高達半年的時間,澳洲情報局可查證,為何澳洲情報單位選擇保護王的人身安全?關鍵是,這是一個普通詐欺犯辦得到的事嗎?

情報內容過於詳盡,查證不困難

澳洲身為五眼聯盟(Five Eyes)一員,他是由五個英語系國家(英國、美國、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組成,在英美協定下組成的國際情報共享團體。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也名列其中。如果王真的在唬爛情報內容,考量其說到的人名、數字、金額、模式實在太過細節,報機關交叉比對一下就知。如果中共聲明為真,代表這個騙學費騙股票(據王男判決文)的詐欺犯不是普通人,他同時騙過五國的正式情報局體系。

為何可以出境?

更可況,如果王男於2016年就涉犯詐欺(代表中國政府系統已有犯罪人資料),2019年初又再度犯案,王為何還可以於案發後自由進出深圳、香港,還多次出境去韓國、台灣、澳洲,中國海關的人臉辨識系統,應該不被允許失靈這麼多次。

另一派說法:美國陰謀?

另外一派說法,說此為美國CIA編造假間諜的故事,想幫助蔡英文和民進黨攻擊中國。這個立論更奇怪,意思是美國CIA在自導自演一齣戲,澳洲配合演出。這讓中共的緊急聲明顯得尷尬,因為中共官方並沒有指控本案是出自CIA之手,美國會找一個年輕、有兩次詐欺前科的人來當假間諜?

目前我看來,中共的聲明並沒有回應任何疑竇。再來,根據王立強描述其在台灣所做「滲透工作」,跟客觀數據資料吻不吻合。

一年前的「韓流」數據解密

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是我直接參與操作的,我們不但在三地建立了20多萬個網路帳號攻擊民進黨,還成立很多粉絲團作網路霸凌。我們還建立海陸空「三軍」全面攻擊臺灣選舉。…取自王訪談內容

大家應該還略有印象當時韓流的誇張程度。從2018年9月開始,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上升曲線非常明顯。然後從網路一路延燒到各路傳統媒體,韓流來了:

1_V7zRpCjqkEEwscYP6qSi2A

台灣新聞自由的被箝制與網路資訊風向的被操弄一文,其描述:從這個趨勢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不但很高,而且高的很誇張,並且是從9月中開始上升,9月底開始誇張的沖天。

當時早就有人覺得奇怪了。

1_LF4n-mXvLueYQQu3pk0oeQ
當時的「韓流」搜尋熱度,超越了林志玲、韓劇還有減肥

從Google數據顯示,台灣人對減肥跟韓劇的搜尋熱度還少於韓國瑜,我以為這已經夠不合理了,但或許,選舉會讓大家對特定議題變得比較狂熱,但還有更扯的 — 還記得,去年11月金庸過世,這個全球矚目的消息,仍然比不過韓國瑜的聲量。

1_H1uCPD3vtZmp3Ciw67jFQA
金庸過世算什麼,我們有韓國瑜就夠了

綜合下來的結果,網路上的韓流現象明顯有外力操縱。是在哪邊進行?

《天下》當初有一篇不錯的報導,他整理PTT網路輿論,針對共計1萬6千多筆原始資料進行分析,了解到底有沒有「網軍」。然後他們找到一個關鍵帳號:mark2165,畫出「韓流」的社群網絡圖。

1_4D7ghQmKGK9qVqI0t4Iu7A
Photo Credit:截自天下雜誌

Mark2165在選前三個月(2018.8.11)至選舉當日,密集發布212篇貼文挺韓國瑜,最快不到兩分鐘就能產製一篇貼文。

1_FVrjo5U9Lf0u1lzuMSLq0g
Photo Credit:截自天下雜誌

發文時間也很奇怪,不像正常帳戶:

1_ngn_JBWaEf_NpV3WczMPIg
Photo Credit:截自天下雜誌

這只是一個PTT帳號,可能隱身在20萬個帳戶下的冰山一角,而且如果只有在網路上發酵操作,打擊面還不夠廣,不可能引起廣泛韓流,因此我們再比對王立強所說的其他空軍:

光資助媒體公司,我們就花了15億人民幣。為了改變臺灣人的民意走向,我們對臺灣各媒體投下重金,比如中天、中視、東森、TVB等…取自王訪談內容

大家印象應該更深刻,台灣電視新聞史上的創舉,一天24小時輪播韓國瑜,如同實境秀解析,後來NCC調查報吿也出爐:

1_jb0Gbc_zLi9rVBDC4r_iQQ
Photo Credit:NCC

然後,看到播報韓國瑜比重最高的四間電視媒體,剛好也是被王點名的。

這個一年前的韓流,很可能是「進口的」,很多IP位址來自美國、澳洲、中國,但這不代表網軍一定來自當地,VPN可以更改IP。不過我們很可能在不自覺的狀況吃了別人塞進來的物品。

1__8ZoLygZbfJzG3p4e56GHg
IP位址來源

我們該做什麼

王立強所闡述的,是一場現代的戰爭。資訊戰已經不是空談想像,我還記得,台北大學教授沈伯洋早警告:「不費一兵一卒把其他國家領土佔下來的資訊戰,已在中、台間開打…資訊戰也僅是「混合戰」這種新戰爭型態的一環。」

老實說我認為,共諜叛逃事件的真假倒是其次,反正該發生的早就發生了。真正的重點,如果你認為民主是好東西,那我們該做點什麼。

例如加強媒體識讀,判斷眼前的資訊來源(例如臉書公布臉書廣告的業主資訊)…是遠遠不夠的。當外部國家利用買媒體、社群網絡媒體、投資企業等手段,發動資訊戰滲透、分化民主社會,企圖影響、操控民意甚至政策,則該是主動出擊的時候了,例如立法 — 外國代理人法,用立法的方式,讓這些代理機構、行為模式可以被掌握,不是等到對方佈局完畢,打完資訊戰爭後才慌慌張張找原因,建立事前的防火牆是當務之急。

責任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Frontend Engineer

WeMo Scooter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IT System Engineer

Digital Forest Technologies Co. Lt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前端工程師 Front-end Engineer

諦諾智金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