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網路假消息流竄十年浩劫,我們到底該如何自處?

追蹤數是假的,新聞是假的,還有外國滲透行動─過去十年的情況顯示,網路世界事物多半與表象不符。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Internet Deception Is Here to Stay—So What Do We Do Now?》,作者 Paris Martineau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INSIDE 編譯。

時間回到 2010 年,當時社會洋溢著樂觀看待科技的氛圍,75% 美國成年人上網,比例相當高,且較 10 年前的 46% 大幅增加。許多人多半賴在自家舒適環境體驗資訊時代,這是過去所未見。那時候社群媒體相對而言還是新玩意兒,正日益受到歡迎,在年輕族群間尤其蔚然成風。全世界似乎也開始把焦點從網路瀏覽器轉向應用程式 App。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當年徵詢 895 名重要科技專家、研究人員與評論家的意見,請他們預測 2020 年聯網世界的模樣。在其中一項主題上,這群人表達出壓倒性的共識:85% 的受測者都同意「未來 10 年,使用網路帶給社會的好處將大幅超越壞處」,網路大致上能「改善社會關係,且這種情況將持續到 2020 年。」他們指出,人們溝通起來更方便,以及資訊時代帶給人們豐富的知識,是可以樂觀看待未來的理由。

那麼,有沒有可能出差錯呢?

事實顯示,很多方面都可能出錯。近在眼前的資訊浩劫,早在多年前的大馬士革(Damascus)女同志部落格案就出現跡象。作者阿米娜‧阿雷夫(Amina Arraf)是一名 35 歲敘利亞女同志,曾參與反抗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起義。阿雷夫在部落格中敘述自己經歷的點點滴滴,她的筆觸動人,生動描繪出在中東世界身為同志的生活,擄獲全世界讀者的心。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就形容阿雷夫「是位令人難以置信、出身保守國度的反抗英雄」。

2011 年 6 月 6 日,她的部落格上出現一份不同以往的貼文。阿雷夫的親戚焦急上網解釋她在大馬士革市區,被 3 名神秘男子押進一輛紅色休旅車。阿雷夫被綁架的消息立刻傳遍全球,衛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福斯新聞(Fox News)、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等媒體全都加以報導。人們發起「釋放阿米娜」的活動,並為此創作海報、設置網站。據悉美國國務院甚至開始調查阿雷夫失蹤案。

發生這起所謂的綁架案 6 天後,事實終於浮上檯面:這位大馬士革女同志,真實身分是美國喬治亞州一名叫作湯姆(Tom)的 40 歲直男。

阿米娜‧阿雷夫名下部落格、社群媒體帳號,以及近 6 年來在論壇上的貼文全都是捏造的。這場騙局震撼部落格界,象徵群眾意識到數位騙局的轉捩點。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形容本案呈現出「網路上有多容易偽造事實」。

其實網路上向來都充斥謊言,早在網路誕生初期就是如此。哈佛大學克雷恩中心(Berkman Klein Center)研究員兼顧問茱蒂絲‧多納斯(Judith Donath)1998 年一份報告就詳細列出 Usenet 群組內的白目酸民、錯誤資訊、不實資訊會造成何種影響。這些問題現在聽來似曾相識:

白目酸民會擾亂新聞群組內的討論、散播不良建議、破壞新聞群組內的群體互信感。更有甚者,若一個群組內謊言比率過高,讓人們對白目酸民變得敏感,許多真心天真的問題可能很快就會被當成白目行為……由於網路上的身分線索相對較少,相較於真實世界,很容易就能裝作其他人……令人更驚訝的是,這類粗糙模仿竟能成功。

多納斯發文後的十年,網路世界大幅發展,有愈來愈多人能上網。即便如此,多納斯提出的疑慮大致仍潛伏著;但 2010 年起的十年來,世人都看到網路造假的嚴重程度及其後果。

網路世界的重要測量基準,例如按讚數、點閱數、追蹤人數、觀看次數等等,都出現漏洞。2012 年 7 月,一家登上頭條的新創公司就聲稱其臉書廣告點擊數,每 5 次只有一次來自真人,其他都是機器人點閱的。這種說法現在看來幾乎是老套,但當時卻被視為「爆炸性的主張,可能讓嘗試釐清臉書廣告是否有用的品牌縮手」。

這起事件象徵網路真實性的疑慮進入新紀元。隔一個月,也就是 2012 年 8 月,臉書在某次週末假期前的星期五,以典型科技公司的回應口吻表示,有些頁面利用假讚塑造自己很熱門的假象,臉書已經找出並移除這些假的按讚數。

「臉書說這次打擊『將為所有臉書用戶帶來正向改變』,但實情並非如此。」為 WIRED 撰文的萊恩‧泰特(Ryan Tate)當時這麼寫道。「騙子顯然也在用臉書,所以才有這些假的『讚』,他們會加速打敗臉書過濾器。今年夏天以臉書『點讚』工程師於本週末獲勝告終,但軍備競賽才剛要開始。」

2013 年,YouTube 也遭遇難堪事實:偽裝成真實觀眾的機器人帶來假流量,竟超過真實人類帶來的流量。一些 YouTube 員工就擔心這種失衡狀態會引發「反轉」效果,亦即會讓 YouTube 偵測不當操作的系統混淆,錯把假的觀看次數當成真的,卻把真人觀眾當成可疑對象。

所幸這種情況並未發生,但假互動的災情仍一直困擾著社群媒體巨擘直至今日。假互動變得有利可圖,而且熱門到形成整套次級產業的地步。有人製造假的點讚、假的追蹤人數和觀看次數,也有人致力抓出假互動買家。

一切造假的核心都是金錢,而且造假帶來的風險很快就愈變愈大。2012 年底,境外人士使用社群媒體操縱資訊的行為,開始登上頭條。據傳激進組織塔利班(Taliban)的成員曾在臉書上假扮成魅力十足的女性,與澳洲士兵結為臉友,希望能透過對話蒐集軍事情報。關於本案的細節不多,但咸認後果很嚴重。WIRED 當時就指出:「這些只是社群媒體作戰的第一炮,未來數位間諜行徑可能引發實際傷害。」

這句話後來獲得驗證。在緬甸,臉書上分享的不實資訊曾引發社會亂象,導致暴力行為與騷亂。在西方世界,俄羅斯網軍「網路研究社」(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也在 2016 年英國脫歐(Brexit)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搗亂。美國情報官員更表示,2020 年大選幾乎確定網軍將捲土重來。

華盛頓郵報 2014 年 5 月曾推出名為「本週網路假消息」系列,反應「都市傳說與網路玩笑盛行」的情況。這些典型的日常網路惡作劇最初只是一些輕鬆的虛構傻事,主題包括懷孕大蜘蛛在布魯克林(Brooklyn)街頭亂竄、或是 Oreo 餅乾推出烤雞口味等假消息。

2015 年底,華郵此一系列被束之高閣。原因不是網路造假內容不夠豐富,而是因為網上不實資訊的散播速度與主題,已變得讓人太難承受。假消息變得更好認,卻也博得更多流量,而且主題日益偏向仇恨、血腥暴力與引發分歧的話題。這些假新聞既不好玩,還會令人心情變差。記者凱特琳‧杜威(Caitlin Dewey)在停刊專欄文章解釋過這種變化:

這種改變可以從經濟層面簡單解釋。如果你是個騙子,新作法更能牟利。許多網路商人自 2014 年初開始發現,想要推高流量,沒有比加深並煽動讀者偏見更有效的方式。寫過名人逝世假消息或「諷刺作品」的許多人,現在都經營起完整且成功的網站,而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在侮辱弱勢少數族群、或利用令人作噁的刻板印象……例如 Now8News 會把駭人犯罪故事配上偷來的窮人罪犯頭像,並經常鎖定黑人頭像;World News Daily Report 則是熱衷於捏造外國人獸交或殺害動物的例子,人物設定經常是穆斯林

過去這十年來,兜售分化人群的內容與不實資訊變得愈來愈容易,而且利益日漸豐碩。一方面是有閱聽眾市場,另一方面是透過臉書和其他科技巨擘提供的強大觸及工具,只消按幾個鍵就能接觸到閱聽眾。2016 年 BuzzFeed News 調查發現,上次美國總統大選前最後幾個月,臉書瘋傳的假新聞獲得更多人分享、回覆和留言,打敗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其他大型新聞媒體的重大新聞。而最成功的選舉假新聞,幾乎全都公開支持後來勝選的川普(Donald Trump),不然就是傾向反對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

這種網路造假的後果一點一滴滲入現實世界。例如美國披薩門(2016 年大選期間的假消息,聲稱某披薩店是希拉蕊主導的兒童性奴集團大本營)這項有害的陰謀論,曾衍生出 2016 年華府披薩店被誤信假消息的人闖入揮舞槍枝並開槍的案件。這項陰謀論就是由一群推特機器人帳號推波助瀾,讓人誤以為現實生活中支持者眾,藉此吸引更多人關注。另一個例子則是俄國惡名昭彰的網路研究社,該組織曾付錢給美國公民,要他們在平板貨車上搭建籠子,在佛羅里達州一場集會上扮成希拉蕊入獄的模樣。網路研究社也曾上臉書廣告他們在紐約與賓夕法尼亞州舉行集會,然後付錢找走路工來參加。

相關例子層出不窮,「假新聞」似乎已從特殊名詞變成日常詞彙。白宮曾轉推假新聞網站 InfoWars 上一段加工過的影片,作為一項錯誤說法的證據;移民車隊行經墨西哥朝美國前進的新聞,被當成散播不實資訊的武器;現任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的影片經人改編,讓她呈現一副喝醉酒的樣子,這段臉書影片的觀看次數竟達數百萬次;深偽技術(deepfakes)橫行全世界。現在政治人物只要付錢買廣告,就能自由在臉書上散播假資訊。

這些例子足夠令你暈頭轉向。追求事實在網路世界的前景慘淡,讓專家經歷存在危機。更糟糕的是,眼下似乎沒有任何解決方法。不實資訊與分化社會的內容之所以能散播,根源於多種難以釐清的因素,許多最常見的解方都只能解決其中一項因素,而非整體問題。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不久,皮尤研究中心做過一份民調顯示,14% 的美國成人曾分享政治假新聞,即便當下他們就知道消息是捏造的。「在這些案例中,事實查核一點也沒辦法撥亂反正。」鑽研資訊汙染(information pollution)的紐約州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教授惠妮‧菲利普斯(Whitney Phillips)最近在 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這麼寫道:「事實為何真的無關緊要。」

造假不會消失,不存在騙局的網路世界是因懷念過去而萌生的假象:數位世界幾乎打從問世開始,就存在造假問題。比起詢問騙局會不會消失,更好的問法應該是:未來10年網路造假程度可能有多嚴重?或許低級下流的騙局會在某一刻變得不那麼有利可圖,一些媒體可能不再被視為行得通的資訊來源,但這些現象是否足以根除不實資訊的浪潮還很難說。畢竟過去十年的經驗已驗證,試圖預測未來是很愚蠢的行為。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精選熱門好工作

高階維運工程師

中信安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策士事業群 組織發展策士/ Manager, Strategic Organization Development

布爾喬亞公關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C#/.NET Core 開發工程師

天旭國際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