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苦於創投「願景基金」虧損,集團淨利大減 92%!

軟銀風投基金的總資金規模超過 1,000 億美元,2019 年 10 − 12 月期間虧損 2,251 億日元,比起 2018 年同期高達 1,763 億日圓的利潤簡直是慘不忍睹。
評論
▲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評論

日本軟體銀行集團(SoftBank Group)昨天( 12 日)盤後發佈了最新財報, 2019 年第三財季(即 10 − 12 月合併)財報,顯示單季淨利 550 億日元(約合 5 億美元),比起上年(2018 年)同期劇減 92%。

軟銀 2019 年度第一至三季( 4  − 12 月)的營利驚現 129 億日圓虧損,較上年度同期減少 69%,降至 4,765 億日元。觀其細目,雖然其通訊業務的獲利增加,基金業務卻出現龐大虧損。

軟銀集團會長兼社長孫正義呼籲投資者,應根據軟銀所持股票的「價值」、而非「利潤」來看待軟銀。

這次軟銀集團淨利潤劇烈減低的主因是屬於集團主力之一的「風險投資基金」業務的盈利大幅下降,以致對整體損益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

軟銀風投基金的總資金規模超過 1,000 億美元,2019 年 10 − 12 月期間虧損 2,251 億日元(約合 21 億美元),比起 2018 年同期高達 1,763 億日圓的利潤,簡直是慘不忍睹。

孫正義表示,願景基金對 Uber 公司的投資曾出現虧損,但隨著 Uber 股價的反彈回昇,軟銀這筆投資已經由虧轉盈。

軟銀願景基金於 2017 年開始營運,對有潛力的新創公司、特別是獨角獸公司進行大量投資。不過,投資名單從 9 月底開始就沒有變化,這是該基金成立以來首次出現,在一季之內投資企業數量完全沒有增加。

截至 2019 年第三財季,願景基金已對 88 間公司作出投資,投資總額為 746 億美元,不包括已退出的投資,估價達到 798 億美元。其中在前一財季因 WeWork 母公司 We Company 而出現約 7,000 億日元虧損,本季有所回彈,但是否將繼續回漲仍很難說。

孫正義表示,WeWork 在盈利之前有可能出現 25 億美元的負現金流,但擁有 53 億美元的現金緩衝,無需擔心 WeWork 資金耗盡。

可是,軟銀投資的新創中,許多都在虧損、裁員的現況之下,更有一家「Brandless」在本週發出了宣告倒閉的聲明,成了軟銀願景基金的投資組合中第一家關門大吉的新創。軟銀在 2018 年宣布對 Brandless 投資 2.4 億美元,不過至其倒閉為止並未全額到達 Brandless 手中。

螢幕快照_2020-02-13_下午3_58_14
Credit: Brandless / 蜜雅截圖

2019 年 7 月 26 日,軟銀宣布成立第二支願景基金(預計規模為 1,080 億美元,約合 12 兆日元)的計劃,主要投資 AI 發展,原本吸引了不少投資者,如 Apple、富士康、英國渣打集團(Standard Chartered)、美國高盛集團(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日本的至少三家銀行、微軟和哈薩克國家投資公司等。

但是,由於 WeWork IPO 失敗、估值暴跌等混亂情況嚇退了投資者,軟銀「願景基金 2 號」的初始募資僅有 20 億美元。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報導,孫正義在軟銀 2 月 12 日的財報發佈記者會上表示, 2 號基金「經多方反省,我認為此次應該縮小規模」。

《華爾街日報》則引述知情人士表示,2 號基金最後可能不到願景基金 1 號的一半規模,並且幾乎所有資金都將來自於軟銀集團本身。

但最近美國聯邦法官終於同意軟銀持股的美國電信公司 T-Mobile 收購 Sprint 電信,在美國電信公司中排名第三大的 T-Mobile 約有 8 千 3 百萬的使用者,第四名 Sprint 電信則有 5 千 4 百 50 萬。另外,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激進投資機構 Elliott Management 公司,已買進了軟銀集團逾 25 億美元的持股。

也因如此雖然獲利疲軟,軟銀的股價仍在 2 月 12 日大漲 14%,飆升到 7 個月以來的最高水位。

核稿編輯:Chris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UX 數據分析師

長青資訊有限公司
臺中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H5 (資深)前端工程師

萬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