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INHOOD 青春物語】前產品長游鈞為:成功或許過早,假需求或許太大

「雖然打造一個加密貨幣交易所看起來是一個軟體產品,但真正營運會遇到的問題,其實都是金融交易常常處理的狀況。」
評論
Photo Credit:游鈞為提供
Photo Credit:游鈞為提供
評論

游鈞為(Richard Yo)為 COBINHOOD 的產品長(Chief Product Officer),負責加密貨幣交易所,並且參與後來公鏈 DEXON 生態系的周邊產品規劃。他在 2017 年加入 COBINHOOD,並待到最後。INSIDE 專訪 Richard,請他談談在 COBINHOOD 的這兩年期間,身為一位產品人,看到了什麼?學到了什麼?

ICO 的本質是什麼?群眾募資!

談到 COBINHOOD 一開始發展,身為產品經理的 Richard 提到,其實這就是一個群募專案,主打「零手續費」的加密貨幣交易所,2017 年 9 月開始 ICO,11 月交易所上線,網站、Android、iOS等版本都完成,算是完成第一個階段。當初原本預估所有的功能要一整年,但是其實 2018 年 2 月就已經看到市場轉冷,要開始轉型,因此後來就開始做 DEXON 的公鏈生態系。從 Richard 的描述,再度印證了「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的傳說。

Richard 認為群募專案的承諾性質很強,但是幣圈變化太快,這會讓產品經理很有壓力,承諾了就該做,但是可能時間早就過去,沒那個需求了,但是又有其他新的需求出現,卻沒在承諾裡面。

所以到底「加密貨幣交易所」這樣的產品,使用者的需求是什麼呢?Richard 也很直接回答:「就是價錢和出金速度。」反而一般軟體產品所重視的 UI 與 UX 尚未成為關鍵因素,但是如果可以拿到的交易價格好一點,大家就會用,而出金速度越快,對於搬磚的交易者來說越有利,所以只要買賣價錢不會滑價,就滿足交易者的需求了。

對於過去是網路軟體背景的 Richard 來說,如果要說有什麼重來一次會有所調整的地方,就是多找金融背景的人。原因就是前面所說的,雖然打造一個加密貨幣交易所看起來是一個軟體產品,但真正營運會遇到的問題其實都是金融交易常常處理的狀況,像是如何確保流動性,甚至是後來延伸出來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開始有融資、融幣等服務。Richard 提到,有些服務如果因為對金融交易夠熟,能早一點啟動,很快就能成為領頭羊,但機會操縱即逝,這個領域速度太快了。

也就因為變化太快,對於要「承諾」的模式來說 ICO 其實不適合加密貨幣的產品,但是卻很有可能 ICO 又是加密貨幣最主要的一種應用。事後回想起來,Richard 認為 ICO 的群募帶來的是過早的成功,但所看到的卻是假需求。

區塊鏈有未來嗎?金融!

目前已經離開加密貨幣產業的 Richard,談到對於沈浸達兩年之久的區塊鏈,Richard 是怎麼看的呢?他表示,區塊鏈的成本很高,所以雖然 COBINHOOD 結束當時還帶有熱情和想像,想將所知道的一切帶到其他產業,但最終都發現可行性不高。Richard 認為,區塊鏈很難跳脫金融的本質,因為唯有高價值的應用才能負擔高成本。

Richard 也提到,其實區塊鏈和雲端很像,過去曾經有很多人想做私有雲,就跟區塊鏈很多人想做私鏈一樣,但結果都不理想。至於聯盟鏈和公鏈,可能還要持續觀察發展,但最有可能的是區塊鏈最終融入雲的一部份。

提到了金融科技,Richard 認為對一位像他一樣軟體出身的產品經理來說,在純網銀產業裡面不見得能夠找到最適合舞台,因為相對來說,軟體業的產品經理職缺本來就相對比較少,二方面純網銀還比較貼近傳統銀行的組織設計,很多人在做 AML、KYC,另一群人則是做像是信用卡等金融產品。

Richard 認為,真正比較融入網路文化和營運的金融科技,其實是 Moneybook、Fugle 這種新創,未必要用到區塊鏈,但也顯示了區塊鏈的技術也還在找對的場景。

死在戰場?還是苟活著?

最終,COBINHOOD 很戲劇化地結束了。問到 COBINHOOD 結束是因為單一事件造成的?還是大環境?Richard 認為其實看起來的確很戲劇化,但終究是一連串的因素疊加所造成的結果。

前面已經提到,因 ICO 募資大成功而興起,但看到的是假需求,所以在發現商業模式並不存在的情況下,不得不轉型。但是因為前面太成功,公司大而且資源多,每個人想法都不同,轉型也就難了,最後也就因為每個人對公司未來想像不同而發生悲劇。

但如果當時有選擇,Richard 會怎麼做呢?會不會贊成用所有資源賭一把大的?還是縮衣節食之後也許到現在還活著?Richard 承認對自己個人而言是很艱難的選擇。但當時許多COBINHOOD 的員工有多數人並不想放棄撐到最後一刻,畢竟做一個好的交易所跟一條好的公鏈是團隊初衷,如果因此轉型或 pivot 對他們來說就意味著放棄與死亡了。

對於用兩年的時間歷經過大起大落的 Richard,最終希望留給 COBINHOOD 同事的一句話是:帶走最好的,留下最壞的

系列專文: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Androi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ndroid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軟體工程師

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