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科技業給民主黨的政治捐款正在節節高升

僅由商業上來看,川普對頂級科技業股價提升幫助很大,蘋果、微軟及亞馬遜,公司市值都已升破 1 兆美元;但科技從業人員對國家前進的方向並不滿意。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鉅亨網,INSIDE 授權轉載

美國科技公司在川普執政的 3 年半以來,變得更富有,利潤也在上升,但這些企業的員工比以往更堅決反對川普,並支持民主黨。

科技業左傾的趨勢已有幾十年,特別在矽谷和西雅圖,不過在進入 11 月的選舉之際,不平衡的態勢發展到史上之最。

根據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的 OpenSecrets 網站數據,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 和 Facebook 等 5 大科技公司的員工,迄今共向民主黨候選人捐款了近 1500 萬美元,而共和黨則只獲得不到 300 萬美元。 

這意味著民主黨收到員工捐款的 84%,比 2016 年的 68% 和 2018 年期中選舉的 79% 再往上升。

隨著大選臨近,差距原本可能縮小,因為目前捐款主要用於民主黨的初選,人們還沒有真正表態反對川普。但 OpenSecrets 數據顯示,在拜登 (Joe Biden) 成為預定的民主黨候選人之後,他已經由 5 大科技公司獲取了超過 92% 捐款,失衡的局面反而擴大。

科技人員不僅盯著白宮,在參議院選舉上,他們也在幫助民主黨爭奪多數席位。

川普與科技業的動盪關係,可以追溯到他的反移民運動言論,以及在 2017 年上任後不久實行穆斯林旅行禁令的努力。今年他對疫情的處理,以及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更讓他受到廣泛批評。

僅由商業上來看,川普對頂級科技業股價提升幫助很大,蘋果、微軟及亞馬遜,公司市值都已升破 1 兆美元,自川普就職以來,這 5 大科技公司的漲幅在 79%(Alphabet) 至 257%(亞馬遜) 之間。

但科技從業人員對國家前進的方向並不滿意。Adobe 的程式設計師 Jonathan Brown 表示,他驚訝於經濟這麼重大打擊下,Adobe 卻還能創下歷史新高,他認為自己有責任利用部分財富,協助政治朝正確方向發展。

Brown 稱,這是他第一次將捐款用於政治競選,之前他更傾向捐給非營利組織。

即使是在政治頻譜上偏右的公司,也有朝民主黨移動現象。甲骨文創辦人 Larry Ellison 和執行長 Safra Catz 是川普的支持者,但是他的員工捐給民主黨的金額,已由 2016 年的 49%,至今年為 67%。思科員工的轉變更為明顯,由原本 36% 增至 80%。

一名匿名的科技公司高層表示,產業目前出現恐懼的情緒,主因是他的公司及整個產業都依賴外來移民人才,他的圈子擔心,美國正失去吸引力,成為一個令人恐懼的地方。

責任編輯:Chris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UX 數據分析師

長青資訊有限公司
臺中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Cloud Engineer/雲端工程師

伊雲谷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