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獵豹 Cheetah Connect】Day 1 :一字排開的中國網路業繁星

獵豹將在北京舉辦「Cheetah Connect 峰會」,並向台灣、美國與印度媒體一同受邀參加與會,前兩天的行程中將一同參觀中國各大網路科技公司。台灣網路業未必真「輸」中國,但在兩個市場規模、演進歷史與發展速度都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國確實比台灣多了不少經驗。這其中有哪些部分,值得台灣參考借鏡呢?INSIDE 將以這三天的參訪行程,試圖與讀者們分享、討論,並回答這個問題。
評論
評論

今年 , 獵豹將在 4/27 北京舉辦「Cheetah Connect 峰會」,INSIDE 與台灣同業,與美國、印度媒體一同受邀參加與會,而在 4/25,4/26 這兩天與峰會演講者們組成海外參訪團,一同參觀中國各大網路科技公司。

到達北京那晚,筆者無意中轉到 CCTV 財經頻道一個名為《對話 》 的對談型節目,這集的主題剛好是邀請中國以《三體 》 獲得雨果獎的劉慈欣,以及幾位號稱 「 三體迷 」 的網路業者來談三體這本書 ; 而其中一位來賓正是主辦單位獵豹的 CEO 傅盛,不禁讓筆者目不轉睛盯著接下去的節目。傅盛說了一段往事:他剛到台灣時,一開始的員工都是由自己親自所面試,而他對那時台灣人一副對「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付費」的網路業商業模式,感到不能理解的記憶十分深刻。

對 , 你可以說中國的網路業,是因為複雜的政治因素,讓它自成一格才有今天的興盛;你也可以說很多中國的網路服務,像是支付寶、微信錢包,不一定適用跨得出海外。但看完這個節目後,筆者在這個節目中確確實實有一個感受:中國網路產業的領頭人那副在節目上落落大方討論知識的模樣,某方面正代表了他們對網路產業的態度與自信心。傅盛所說的這段往事,也確實真的是許多硬體思維的台灣科技人面對網路經濟來臨時所欠缺的角度。

筆者不會認為台灣網路業會「輸」中國,但在兩個市場規模、演進歷史與發展速度都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國確實比台灣多了不少經驗。這中間差距究竟在哪裡?台灣又可從哪中獲得借鏡?在台灣與中國科技業的頻繁交流下,早已有許多人回答了這個問題,但對筆者來說,傅盛那晚節目所談的話,卻漸漸變成了這兩個問題的某種導引。

筆者將以這三天的參訪行程,試圖與讀者們分享、討論,並回答這兩個問題。首先分享的是第一天參訪行程:騰訊、格靈深瞳、滴滴打車與小米。

騰訊:號稱中國網路產業第一大

參訪團的第一站,來到了位於中關村旁的騰訊北京辦公室。一開始公關即用巨大的螢幕,為海外參訪團介紹了基本資料:例如以市值計算的話,若以市值來計算的話,目前約 1600 億美元的騰訊是世界第四大,中國第一大的網路公司,全球已有近 7 億名使用者。主力業務除了台灣人熟悉的微信、QQ 以外,以 Garena 為主的遊戲,也是微信底下最大的業務群之一(相信許多台灣讀者都知道,英雄聯盟 LOL 就是隸屬騰訊的遊戲)。

cck03
▲若從市值來算,騰訊已是世界第四大的網路公司

在這段制式的背景介紹後,副總編輯馬立說明北京辦公室是深圳總部之後,中國最大的分部,並主導騰訊網、媒體、新聞以及 QQ PC 端的業務。他特別指出,在除了與電視、報紙等傳統媒體,以及社群自主生產等合作部分以外,騰訊目前也投入了約 1500 人,致力於自己產製新聞內容;除了政治部分必須配合中央政策以外,像是科技、體育跟娛樂都已經達到自產內容佔比 90% 以上,財經也有 60% 以上的表現。甚至他們也已計劃成立基金,將進一步積極投資中國個人與小型媒體,來拓展在媒體產業的影響力。

cck04

▲騰訊網副總編輯馬立

若算進遊戲部份,騰訊確實已是國際化腳步最積極的中國網路業之一。

受到矽谷高度關注的格靈深瞳

Jpeg

▲格靈深瞳就在頤和園附近的胡同,辦公環境是傳統的中式庭院

台灣的讀者可能對格靈深瞳比較陌生一點,但擁有技術底子的他們,在歐美可是相當受到矚目的一間公司,除了之前 2014 比爾蓋茲到訪中國就選擇格靈深瞳為參訪第一站以外,創辦人何博飛本身就畢業於史丹佛大學商學院,CTO 趙勇則是出身於布朗大學,並曾任 Google X Lab 的高階研究員。格靈深瞳在成立一開始就獲得真格基金與聯創投資的青睞,而在去年六月,他們更是受到受國際著名創投的紅衫資本青睞領投,獲得了數千萬美元的 A 輪投資。

cck06

▲格靈深瞳辦公園區的一角

比較令人感到驚奇的是,格靈深瞳竟是藏身於頤和園附近胡同的深處,其辦公室就是一處精美的傳統中式庭院。而今天也是由何博飛親自為參訪團介紹其公司業務。他們主要以深厚的人工智慧技術為底,並運用在辨識為主的「智慧監視」層面上。何博飛形容,他們希望讓電腦了解世界,而視覺就是最直接的一種方式。

cck07

▲格靈深瞳的創辦人兼 CEO 何博飛

他以北京機場為例,整個機場有近 5 萬台監視器,卻只有 12 名人力觀看並監控這些影像,這幾乎是不可能看完的數量,但透過格靈深瞳對人影像的分析技術,已可以做到自動追蹤每個人的走動路線,並繪製出整體人流的動態,並藉由人工智慧判斷臉部與動作,分析現場發所發生的緊急狀況。另外他也用 ATM 的情境,為參訪團示範若有人發生緊急情況,現場只要有人揮手求救,系統就可立即辨別狀況發生並通知消警單位。而在車輛辨識上,他們企圖讓機器能自動從車牌、車型、車款與車身顏色等特徵判別,打造出新一代深度學習的車輛識別引擎。

cck14

▲格靈深瞳的影像識別技術,能即時追蹤行人動態,並用機器學習判斷人的行為

美國與印度媒體也對格靈進軍海外的部分相抱持高度的興趣,不過何博飛進一步說明,目前的「安全監控」對人工智慧這一項技術來說,確實雖有一定分額,但也不是個相當具魅力的市場。可是他對這一項技術將會更廣泛被使用在不同的用途,對未來相當具有信心。在會議後,他也向台灣媒體透露將會在下半年,針對工業園區、廠房等特定環境推出無人駕駛車面世。

滴滴驚人的成長速度

第三站來到了相當年輕的滴滴打車,並由 CDO 李建華為參訪團進行簡介。成立至今才四年,但在去年 2015,有效載客次數就已高達了 14.3 億次,並已有將近 1400 萬的車主加入滴滴。根據大部分的市場調查結果,滴滴轎車在中國的市佔率大概在 80% 左右,並能平均一個月為中國增加四百萬工作機會。若從全中國都市人口有 6.6 億,每日有兩次的搭車需求來計算,滴滴認為目前每日 1100 萬次的搭乘量還處於「發展初期」,因此為自己在 2018 年定下成長至每日達 3 千萬次載客的目標。

Jpeg

▲滴滴打車大廳正不斷播放著闡述公司文化的影片

但值得注意的是,滴滴與同樣業態的 Uber,在上禮拜遭遇了以北京大型租賃公司,以及大型微信司機交流群群主為首的聯合大罷工。根據新浪報導,這場罷工是由於對滴滴和 Uber 都大砍了近一半的司機獎勵所引起,至目前尚未準確掌握參與罷工司機的確切數字。不過滴滴也突然推出「夥伴創業計劃」應對,將對北京、廣州、深圳、武漢和成都等城市多招募 10 萬車主,只需付出最高 2 萬元保證金,即可領到合作汽車廠的一輛車開始接單,並在簽訂正式的勞務合約後正式上路接單。

cck09

▲滴滴打車 2015 全年有高達 14.3 億次的搭車次數

小米:社群至上的主軸

Jpeg

▲小米總部

最後則是來到小米,參訪團一進會議室,迎面而來的就是最新推出的電鍋、曲面電視、行動電源等熱門產品。而小米是由前 Google Android 產品經理,現任副總裁 Hugo Barra 親自上陣,從小米成立的歷史開始為參訪團一一解說。目前小米是中國第一大手機品牌,第三大電商平台,並且是世界第五大手機廠。

cck11
▲最近小米的話題之作,由日本職員所設計的電鍋也在本次展示之內

而在介紹完這些概況數字後,Hugo 開始說明小米服務與產品的主要理念:社群。目前小米的官方論壇有高達 5 千萬名會員,一天下來平均有 169 則新貼文被廣泛討論;在手機系列上的做法,小米將會以特有的使用介面 MIUI 為中心,收集相當龐大的社群意見後去蕪存菁,並利用每週五下午五點固定更新的高頻率,不斷帶來新鮮的使用者體驗。另外他還特別提到了 MIUI 電話撥號功能,只要透過單純的撥電話,MIUI 就能直接連結像麥當勞等大品牌公司的點菜單,為使用者提供最直覺的服務內容。

cck12

▲小米副總裁 Hugo Barra 為參訪團展示電話撥號連結麥當勞點菜的便利功能

除了反應在系統以外,小米的行銷策略也是走徹底的社群化路線。例如當初在發佈「小米手機青春版」,就借用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 電影海報為梗,由雷軍帶頭拍攝大叔版的宣傳照,並取得在 24 小時內 200 萬次微博分享的驚人數字。而接下來一系列的小米行銷法,都是用有趣、素人為主軸,訴求快速在社群發散。

Jpeg

▲小米辦公室的職場理念一覽

(下篇待續)



精選熱門好工作

(Platform)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ReactJs Web前端軟體開發工程師(竹北)

MAYO鼎恒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新竹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