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鴻旗
自身從藝術的養成背景切入科技領域,長期關注著科技、設計與藝術的結合與發展,期待這些跨領域的結合,能夠有更多有趣的創作計畫產生。在使用自由和開放原始碼軟、硬體後,對背後的精神、文化與哲學著迷,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 Openlab.Taipei 社群,並擔任志工投入 Floss + Art 的推廣,期望社群能夠持續茁壯並且形成自有的有機生態。

關於台灣 Maker 運動這幾年發展的看法

比對歐美的發展,台灣 Maker 發展大約慢了 6 年。一般大眾或媒體會認為,所謂 Maker 就是善於寫程式、焊接電子電路以及 3D 列印等等能力,並且能夠軟硬整合與喜愛動手做的人們;不過這些內容在台灣,卻早已經在數位藝術、數位建築與互動設計領域等等開始發生。因此從另一方面來看, Maker 運動本質上是一場社會運動,是在修正過度偏頗的主流價值觀,找回動手做的天性。

「自造者」浪潮不是科技革命,而是一場社會運動

對我來說 Maker 就是生活態度,從過去的 DIY(Do It Yourself)到今日的 DIWO(Do It With Others),以開放的心情去學習、製作與分享。 Maker 空間包括網路社群與實體空間,提供社交、技術交流和跨領域、參與式學習的地方,在此共享各式資源與工具。對某一議題的過度重視與介入,往往容易模糊了焦點,順其自然的發展可能對 Maker 運動來說才是有益的,因為這是一場社會運動而不是科技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