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Wired 是份瞭解、讀懂未來的媒體,是在不斷變化的世界中,找尋訊息、思想的重要來源。從文化到商業、從科學到設計,Wired 闡明了科技是如何改變我們生活的每一部分。藉由 Wired 所觀察的突破和創新,將為讀者帶來新思維、新溝通和新產業。

Wired 本月封面:滲入 Facebook,與世界一起動盪、苦難的這兩年

一家巨大的公司和一位 CEO,當他們知道自己正被各種各樣懷有惡意的人利用的時候,原本那種技術樂觀主義已被壓成粉碎,潰不成軍。

我忘記了 PIN:一個 3 萬美元比特幣如何失而復得的故事

這可能是今年一開始最精彩的一個科技故事。本文講述的是 Mark Frauenfelder 個人的經歷,通過這個故事,我們也能從中體會到比特幣存取及其配套服務中的缺點及不足。

可能比保險套更有效避孕新招:直接把精子的「電源」切掉!

精子不「鑽」,就不會有小 Baby 了!

Google、NASA 合作試用的 D-Wave 量子電腦宣佈開源

2013 年開始, Google 和 NASA 就拿來測試的知名量子電腦 D-Wave,其背後的加拿大公司現在想要透過開源,將量子運算變得更容易。

在職場上,我真的成為了一個機器人

很多人嚮往遠距離辦公,但如果真的讓一台機器人取代你,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跟大家一起開會,一起聊天,那會是什麼樣的日子?請看 WIRED 編輯 Emily Dreyfuss 用 iPad 與滾輪代替肉身,「成為」機器人的獨白。

讓 Google AI 夢成真的深度學習元老:Geoffrey Hinton

Geoffrey Hinton 在高中的時候,一位朋友告訴他,腦袋的運作原理就像全息投影一樣。要創造這種 3D 影像,你要記錄無數的光線在物品表面的反射情形,然後將這些散佈在廣大資料庫中的零碎資訊儲存起來。

特斯拉的自動駕駛是救命的英雄?其實它們只是正常運作罷了!

這是一段來自 Joshua Brown 駕駛特斯拉(Tesla)的 Model S 行車記錄器影片,畫面從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很平凡的行駛開始。Tessy 是那台車的名字,正在自動駕駛的模式,車主 Brown 則把手放在方向盤上休息,聽著 Malcolm Gladwell 的有聲書。突然間,一台曲臂作業車打算直接跨越三個車道,直接往 Tessy 側向滑過去。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新挑戰:讓 AI 無所不在

數年前,以創造 Android 系統聞名,最近剛離開 Google 行動網路部門的 Andy Rubin 最近開始考慮下一步該做些什麼,而人工智慧很可能就是他的下一項挑戰。

解構「賈伯斯」與他的神話

這也許就是為什麼現在回顧賈伯斯,找出其傳奇一生對人們的意義。這就是為什麼在他短短去世的四年間,就拍了三部關於他的電影。人們依然習慣有他相伴。大多數傳記電影都會神化主角,但賈伯斯在電影出現之前早就被他自己神化了。或許《史帝夫賈伯斯》反其道而行,從中除魅化去探討人性弱點,反而更恰當。

科技新貴翻轉教育!可汗實驗學校的雄心壯志

六月下旬,正值山景城可汗實驗學校開辦第一年數來第九個月,薩爾曼·可汗(Salman Amin "Sal" Khan)正坐在位於圓桌前跟十幾位小朋友熱烈討論希特勒。在別的大多數學校裡,學生們總是不停倒數還有多少天才放暑假。但包括放暑假在內,這間實驗學校卻不依循美國大多數傳統教育那一套。這裡的孩子似乎不那麼躁動,起碼對照起來可能比起其他九到十二歲,必須乖乖坐在教室裡在上威瑪共和國歷史的孩子乖多了。

她寫的程式碼帶領人類上月球,而且發明了軟體

最初,Margaret Hamilton 並沒有打算開發軟體或者送人上月球。在 1960 年那個不鼓勵婦女謀求高技術性工作的年代,Hamilton 只是一位 24 歲的數學本科系學生,並且才剛獲得美國麻省理學院工程師的工作。而當時她的計畫是,先去工作支援準備攻讀哈佛法學院的丈夫,然後 3 年後,再輪到她去完成自己的數學學位。

去哪找頂尖賽車手?答案就在電玩遊戲中!

下次當你正準備痛罵你的小孩花太多時間在電玩遊戲上時,先冷靜下來想想:或許他是在為了他的職業車手生涯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