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即將開放直播?俄羅斯網友發現「Live」字樣

Instagram 的直播功能可能馬上就要上線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使用社群網站為何會誘發心理疾病?

我第一次從手機裡刪除 Facebook App 是在 2014 年的 10 月份,這並非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這種感覺好似刪除了一個不再愛你的人的電話號碼:你之所以要刪掉他的號碼,就是為了阻止自己瀕臨失控的動物本能進一步傷害自己。

策略對談:共享電動機車 WeMo Scooter 用 LINE 智慧租 ,為什麼堪稱智慧交通生活圈的重要里程碑?

LINE 與台灣智慧交通新創 WeMo Scooter 聯手,企圖在台灣的後疫情時代,實現移動力創造消費力的野心。這樣的策略合作,背後有哪些戰略思考?

誰說 Google+ 要關門?改版後強勢回歸!

Google 一直紅不起來的社群網站 Google+,在今天宣布改版,登入 Google+ 若看到 「Let's go」按鈕,按下即可搶先試用,行動版本也將在近日更新。

社群網站的力量:巴黎槍擊爆炸事件後,#PortOuverte 成為 Twitter 熱門關鍵字

從早上到現在,巴黎槍擊​​、爆炸事件帶來的噩耗一次次讓人痛心。當地時間週五(11月13日)晚,巴黎法蘭西體育場、巴塔克蘭劇院以及共和國廣場等多地遭遇恐怖襲擊,截至目前死亡人數已超過150 人。

了解需求才能一起成就更好的事: 微程式如何從 0 到 1成為產業與使用者間的橋樑

當物聯網變成「萬物聯網」:硬體產業極欲創新,使用者也會篩選最符合需求的服務。微程式資訊成立使用者研究團隊和導入「敏捷開發」模式,以軟硬體垂直整合實力接駁產業與使用者之間的距離。

App.net:顛覆傳統、拒絕廣告的社群服務

你曾被網路廣告疲勞轟炸嗎?你能想像 Facebook 收費的世界嗎?App.net 創辦團隊歷經三十天群眾募資,金額達五十萬美金,打造拒絕張貼廣告、用戶付費的清新社群服務。

噗浪表示:雖然樂透要關,但流量還在成長,還雇了3位台灣人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上一篇在10月底的噗浪官方文章「A little update」,才是令人比較關心的,在該文中Alvin提到他們的三項關鍵性指標仍在成長的態勢,包含了每日的回覆量、發噗數以及登入次數(請參考最下面的3張圖),部落客小歪曾在去年利用自己的方式,觀察Plurk發噗數量,得出噗浪成長在趨緩的結論,您可以參考這裡閱讀他的立論基礎。

【圖解】「全家友善食光」創新科技條碼技術,為你的荷包與環境保護創造雙贏局面

想幫助全球剩食問題的你有福了,在全球超商全家推出效期倒數7小時、鮮食打7折的「友善食光」機制,邀請消費者一同參與,反轉食品報廢問題。

主流之外的新一波分眾式LBS即將崛起?

除了以往傳統的check-in形式LBS服務,像是Foursquare和Gowalla之外,各種針對特別主題的LBS服務也在近日逐漸浮現,像是Instagr.am和Foodspotting都是最近很好的案例。

點只粉絲團咁簡單–談「社群行銷」組合

台灣的社群環境經過去年微網誌Plurk及社交網站Facebook的洗禮後,就像是春雨之後的草原般開始蓬勃發展。企業也紛紛投入微網誌行銷或Facebook粉絲團行銷,那些曾經說過「社群經營?哪來的人手啊?」、「效果很難衡量吧…需要再評估評估」的企業,也紛紛開始跳下去經營粉絲團。

資策會科法所「新創法律健身坊」系列創業法律課程,第一訓:股權規劃及募資實務

資策會科法所邀請到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的主持律師—黃沛聲律師於林口創新園區開設「新創法律健身坊第一訓:股權規劃及募資實務」課程,使創業者能更深入瞭解如何設計公司股權,以及經由良好的股權規劃吸引投資人。

關於Yahoo!奇摩圈圈的2,3事

如果大家還有記憶的話,在去年的12月初,Yahoo!奇摩(下簡稱為Y!K) 推出了一個新的服務,稱之為『Yahoo!奇摩無名小站2.0』,當時的網域名稱為digu.yahoo.com,一般認為,這是無名小站原本微網誌系統『嘀咕』的強化升級版,如果您有興趣查閱當時推出的內容,請參考以下這兩個連結文章。而在今年6/8以前,如果沒有特意去找這個試用版的情況下,不是這麼的好找到這個試用網站。

微軟市政廳(Microsoft Townhall):專為政治家設計的社群平台

近年來每當在選舉前,總會發現個有趣的現象:政治家除了不停的在大街小巷掃街拜票外,可能還必須花心思在Facebook或是Plurk這種台灣的主流社群媒體上,以服務廣大的鄉民,爭取年輕族群的認同(和他們的選票)。微軟看上了這個趨勢…

介於理性與感性之間──科技x藝術,看似相斥但卻能激盪更大創造動能

過往需要藝術家在腦海中構思創作,進而透過雙手繪製的畫作,目前已經能夠藉由電腦以深度學習方式模擬人腦思考,短時間內即可產生全新作品。 不過,相較科技技術的進步造成眾多市場領域人才恐慌,深怕自己無形中可能就被機器取代,藝術家們對於科技雖然也有所批判,但似乎更願意接受科技所帶來改變。